乔箐原创小说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《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》

燕衿乔箐主角小说
小说主人公是燕衿乔箐的名称叫《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《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》》,这本书是作者乔箐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,小说中内容说的是:一个血粼粼的身子躺在大厅中央。刚刚惨烈的一幕,在所有人离去之后,就剩下她一个人  她躺在地上.........

小说《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《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》》在线阅读

第001章 遍体鳞伤,赶出乔家

  南城。

  磅礴大雨,仿若天都要踏了下来。

  乔家大宅里。

  一个血粼粼的身子躺在大厅中央。

  刚刚惨烈的一幕,在所有人离去之后,就剩下她一个人

  她躺在地上,奄奄一息。

  耳边一遍遍回荡着她父亲,她亲生父亲冷血的话语。

  “乔箐,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,乔家岂容你这么猖狂!”

  “不是看在你之前和燕轩好的份上,在你那短命妈死的时候,你就早该滚出我乔家!”

  “我乔锦鸿只有乔芜和乔祯两个孩子,你不配当我女儿!”

  “谁敢送她去医院,就是和我乔锦鸿作对!”

  “我要让她知道,和我作对的下场”

  乔箐冷冷的笑了。

  被继妹抢了男朋友,到头来,却都是她的错?!

  她眼眸微动。

  她看着乔芜,她那白莲花妹妹蹲在了她的面前,一改往日的可爱单纯,她笑得狰狞而恶毒。

  “乔箐,被爸用鞭子抽打,打得皮开肉绽的滋味好受吗?”

  乔箐闭上眼睛。

  她不想看到这张嘴脸,不想在她轮回的路上,脏了她的眼。

  “曾经不是耀武扬威吗?不是顶着乔家大小姐的头衔,趾高气昂吗?不是说燕轩爱你如命吗?可你知道他对我多急切吗?”

  乔箐如果还有一点点力气,如果还能够爬起来,她一定会和乔芜同归于尽。

  “乔箐,你就是个笑话!上流社会最大的笑话。被人抢了未婚夫,反而被万人唾弃”乔芜得意的笑了,“乔箐,你还不如去死了算了!”

  她不死。

  她一定要活着!

  一定要活着报复这家人!

  乔芜看着乔箐体无完肤的模样,她嘴角拉出一抹邪恶的笑容,她拿出早准备好的水杯,把水,把盐水一点一点浇在了乔箐血肉模糊的伤口上。

  “啊”乔箐发出痛苦的尖叫声。

  整个乔家却仿若没有其他任何人在,所有人都是冷眼旁观。

  乔芜看着乔箐痛苦不堪的样子,心里更加痛快了。

  “不是说要睡了燕四爷吗?”

  此刻的乔箐,仿若身上的肉在被一点点剐下来,痛得她几度昏厥。

  “怎么,没睡到?!”乔芜的口吻讽刺无比,“乔箐,你真以为你有张好看的脸就可以呼风唤雨了倒是,你这张脸,还真的是很碍眼”

  乔芜眼眸一紧。

  她拿出小刀,一脸残忍的往乔箐的脸上

  “箐箐!”乔家大门突然被人推开!

  乔芜猛地收回自己的小刀。

  池沐沐看着躺在地上的乔箐,她迅速跑过去,看着乔箐如此模样,眼泪疯了一般的往下掉,她甚至不知道该去碰她哪里,碰她哪里才不会碰到她的伤口。

  “箐箐,我送你去医院”池沐沐一边哭一边说。

  “不准。”乔芜开口。

  池沐沐狠狠的看着乔芜。

  “我爸说谁都不许”

  池沐沐根本不把这个私生女放在眼里,她扶起乔箐。

  “站住!”乔锦鸿突然从楼上下来。

  池沐沐狠狠的看着他。

  “给我放下乔箐。”乔锦鸿冷冰的说道。

  “我要送她去医院!”

  “给我放下!”乔锦鸿声音又大了些。

  “你是想要看着她死吗?”池沐沐崩溃大叫!

  “那是我乔家的事情,犯不着你一个外人来插手!”

  “外人都看得出来乔箐要死了,你作为她的亲生父亲你看不出来?!”池沐沐眼泪直流,她逼问乔锦鸿。

  “用不着你管!”

  “我不管,乔箐就会死在这里了!”

  池沐沐丢下一句话,扶着乔箐就往外走。

  刚走了两步。

  乔锦鸿一个眼神。

  乔箐猛地被乔家的佣人拽了过去。

  乔箐全身都是伤,那一刻似乎都失去了疼痛的感知,面色惨白,面无表情。

  “我不是看在你是池家人的份上,我早就动粗了!”乔锦鸿威胁,他眼眸一冷,对着佣人吩咐道,“把乔箐给我带回房,送池小姐离开!”

  “站住!”池沐沐大声尖叫着。

  乔锦鸿冷眼看着池沐沐。

  “你今天要是不把乔箐给我,我就死在你们乔家!”池沐沐以死相逼,“到时候我看你怎么给我爸交代!”

  乔锦鸿脸色难看无比。

  池沐沐一字一顿,“我说到做到!”

  一时僵持。

  池沐沐不敢停留,她怕乔箐就死了。

  她身体一转,对着大厅中的落地大钟,不顾一切的直接就撞了过去。

  “哐!”

  大厅中响起剧烈的声响。

  乔锦鸿俨然有些惊吓。

  池沐沐只觉得眼前发黑,她强忍着身体的疼痛,狠狠的对着乔锦鸿,“乔箐给不给我!”

  乔锦鸿声音中不带任何一点感情,“从此以后,乔箐和我断绝父女关系!乔箐从此不再是我乔家人!”

  丢下一句话,愤然离开!

  乔芜露出邪恶的笑容,也跟着离开了。

  池沐沐连忙从佣人手上接过乔箐。

  乔箐身体完全软了下去。

  “乔箐。”池沐沐猛地扶住她。

  乔箐眼前一阵黑,她艰难的说道,“谢谢你,沐沐。”

  谢谢你,用命来救我。

  “谢什么你要死了,我能活吗?”池沐沐眼眶通红,她蹲下身体把她费力的背起来,“我送你去医院。”

  乔箐靠在池沐沐的肩膀上。

  她瘦弱的身板,却给了她这世界上唯一的温暖。

  池沐沐背着她走出乔家大门。

  外面大雨磅礴。

  池沐沐的车却不知所踪,手机也不知道掉到了哪里。

  她不敢耽搁,她怕耽搁久了,乔箐就真的死了。

  她背着她走去医院,脚都磨破了,鞋子里面都是血。

  池沐沐一边走一边哭,“箐箐你不要死了,我一定会送你去医院的”

  “沐沐,我没事儿。”她安慰她。

  她会活着,一定要活着!

  池沐沐把乔箐送到了医院,却在身体还未康复的情况下,乔家人一张机票,把她赶出了南予国,从此消失在了南城。

  那一年,乔箐18岁!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乖乖的等着审核通过。

  期待ω

 

 

第002章 满血复活,7年回国

  7年后。

  依旧繁华的南城。

  国际机场。

  乔箐拖着一个偌大的行李箱从机场口走出来,身边跟着一个六岁大的小男孩,一头卷毛,白皙的脸上戴着一个大大的黑框眼镜,手上拿着一本米小圈上学记。

  她身材高挑,穿着时尚,大卷发配搭着烈焰红唇,美得不可方物,引起无数人注目。

  她习以为常,牵着小男孩往机场的某处走去。

  和她擦肩而过的一个男人,突然顿足。

  男人转身。

  跟在男人身边的另一个男人也顺着主子的视线看了过去,“四爷,好像是乔家那丫头。”

  “回来了?”

  “据说乔家老太爷病重,让回来奔丧。”男人恭敬道。

  “是吗?”那个叫四爷的男人,嘴角勾了一下,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,转瞬即逝。

  “她身边那是私生子?”男人喃喃。

  四爷眼眸一冷。

  男人连忙收回视线,规矩的跟着四爷离开。

  与此。

  乔箐已经走到另外一个正在东张西望的女人面前,“池沐沐!”

  池沐沐回眸,看着面前的女人,瞬间惊喜,“乔箐,你终于舍得回来了!我还以为你要死在洋鬼子的地方!”

  “”这么多年没见,还是这么口无遮拦。她转移话题,“你刚刚在看什么?”

  “燕衿,燕四爷。你没看到吗?刚刚就从那边走过去。”

  “我又不认识。”乔箐一脸没兴趣。

  “不认识?不认识当年你说要睡他!”

  当年。

  当年戏言而已。

  池沐沐鄙夷,“当年要真睡了,也不至于被你爸赶走”

  “车在外面吧。”乔箐打断池沐沐的话,问道。

  “在,走吧。”说着,池沐沐就打算帮乔箐拿行李,那一刻才惊奇发现和行李差不多高的一个小男孩,“这就是你儿子,这么可爱的吗?”

  “额。”乔箐点头,“乔治。”

  “你好乔治,我是佩奇。噜噜噜”说着,池沐沐还故意发出了猪的叫声,在逗着他。

  乔治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池沐沐,黑框眼镜下大大的眼睛,睫毛老长老长,扑闪着都快要碰上镜片了。

  气氛有些尴尬。

  池沐沐脸有些僵。

  乔箐说她儿子比较内向,这么看来好像是挺内向的。

  只是这一刻她走眼了吗?

  她怎么看到乔箐儿子脸上浮现了一秒看弱智的表情。

  下一秒,听到乔治幼稚的声音开口道,“你好佩奇。”

  “以后叫我干妈就行。”池沐沐摸着乔治柔软的卷毛。

  乔治看了一眼乔箐。

  乔箐点头。

  “干妈。”

  “乖。以后干妈带你吃香的喝辣的,还带你泡最乖的妞。”池沐沐也不帮乔箐推行李了,拉着乔治的手,自来熟的牵着他带着些夸张的脚步走在前面。

  乔治转头看身后的乔箐。

  一副,她是不是有病的表情?!

  乔箐无奈。

  她儿子智商两百,天才神童,看谁都觉得对方是白痴。

  坐在小车上。

  池沐沐开车,乔箐坐在副驾驶室,乔治乖乖的一个人坐在后座。

  机场离市区有些远。

  上了高速,池沐沐开口道,“是老太爷让你回来的?”

  “听说病危,让回来看一眼。”

  “乔家现在都在你小妈林清雯的手上,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  “嗯。”乔箐点头,眼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冷。

  “乔芜那贱人据说这个月就要和燕轩结婚了,说是给老太爷冲喜。”

  “听说了。”

  “你对燕轩”池沐沐转头看了一眼乔箐,“不会还念念不忘吧。”

  “你想多了。”

  “当年你们爱得山无棱天地合,如果不是乔芜那贱人破坏,现在该结婚的就是你们了!”池沐沐一提起乔芜就咬牙切齿的。

  “能被破坏的感情算什么感情。”乔箐无所谓的说道。

  “那倒也是。”池沐沐点头,突然问道,“你儿子的老爸是谁?”

  她只知道,乔箐被送出国之后不久就怀孕了。

  追问了7年她还是不知道这孩子的爹是谁,真是为难死她强迫症患者了。

  “一个男人而已。”乔箐淡淡回答,就是这么轻描淡写。

  每次都这么搪塞她。

  池沐沐有些崩溃,“我也知道是个男人,难不成是头猪吗?”

  乔箐笑了笑,“是啊,就是一头猪。所以我儿子才叫乔治。”

  “”乔治大眼睛扑闪。

  池沐沐无语。

  迟早有一天她会被乔箐憋死。

  一路聊着天。

  40分钟的车程,轿车抵达乔家别墅大门口。

  池沐沐停好车。

  乔箐带着乔治下车。

  “需要我陪你进去吗?”池沐沐问。

  7年前的一幕幕倒现在她都还记忆犹新。

  所以即使她口上一直说希望乔箐回来,却也一直很尊重她的决定。

  要是她,死都不会再踏入乔家一步。

  “不用。”乔箐拉出一抹冷笑。

  既然选择了回来,她就没想过离开!

  她眼眸一转,看着别墅门牌上写着“乔家私宅”四个大字。

  嘴角一勾,一抹冷笑在她唇边浮现。

  当年是怎么狼狈离开的,现在就要怎么变本加厉的拿回来!

  她低头对着自己儿砸,“走吧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宅又开新了啦。

  在的亲,留个言,让宅知道你们都在啊。

  笔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