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角何渠程寅小说在线阅读-奈何明月照河渠小说免费看

何渠程寅主角小说
何渠程寅是作者凤小溪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。书中情节起起落落,扣人心弦,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。第一次,被几个下人用粗糙肮脏的手压在地上,让暴怒的忧姬用钳子拔掉指.........

小说《奈何明月照河渠》在线阅读

第一次,被几个下人用粗糙肮脏的手压在地上,让暴怒的忧姬用钳子拔掉指甲的时候,何渠还会惊慌失措地向那个男人求救。

可随着钻心的剧痛从指尖窜入心脏,那个男人只是淡漠地看了她一眼,嫌她的惨叫太过刺耳,让人捂住了她的嘴巴。

「别让她的血弄脏了你的裙子。」男人坐在上方,手里拿着本经文平静地翻阅。

何渠一直知道程寅是狠毒的,可从未想过有一天这种狠毒会落在她身上。

毕竟过去,身为人人敬畏的国师,在她面前却是毫无架子,体贴入微,任她予取予求。

唯一能惹怒他的,只有在何渠弄伤自己的时候,即使只是擦破了点皮都不行。

后来,何渠才明白,他的温柔和包容是给这具壳子里的另一个人的。

他精心呵护了她二十年,只是为了把这句壳子完完整整、毫发无伤地交给优姬,让她用得满意。

时机成熟后,程寅就把她的魂魄抽离出来,随意地放到了一具刚刚过世的女尸身上。

换魂之术有违天道,折损福德。为了减轻术法反噬,何渠这个壳子的原主人,还得在世间再活十年。

异魂获得身体控制权之初,需要承受七日万蚁噬心之苦,浑身奇痒无比,为了防止优姬弄伤自己,程寅用轻软的绸缎捆住她的手脚,寸步不离地守了她七日。

那几天,优姬尖利的哀号响彻整座宫殿,一张脸狰狞而痛苦,咬伤了上前安抚的程寅。

程寅到底是见不得心上人受苦,翻遍了古籍终于找到一个解决办法。

离躯体原主的魂魄越近,躯体产生的排异反应就越小,痛苦自然也会减轻。

只是原主的魂魄受到吸引,会排斥现有的,拼命地想要回到原本的躯体内,这样痛苦势必会增加。

程寅没有半点犹豫,差人把何渠带到寝殿,怕她怀恨在心伤害忧姬,用铁链缠着她的脖颈将人锁在柱子上。

那时何渠已经抓得自己满脸血痕,衣不蔽体,裸露在外的肌肤遍布红肿的抓伤。

看到程寅的那一瞬间,何渠满心欢喜,以为他是来救她的。

直到看见榻上那个熟悉的女人。

那分明是她的样子。

何渠来不及深想,这几日毫不间断地折磨她的痒意,和仿佛被人剖开肚皮,把五脏六腑用刀子搅烂的痛苦,一下子尖锐了两倍。

而奇迹般的,在床榻上不停打滚咒骂的忧姬,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程寅拿着帕子擦了擦忧姬的脸,声音是何渠熟悉的,饱含关切之情的柔和,「好点了吗?」

「程哥哥?」得以摆脱疼痛的忧姬终于清醒了过来,她愣愣地看着程寅,喃喃自语,「程哥哥,我……我真的活过来了?」

程寅唇角含笑,眼眶微湿,俯下身将脸埋在忧姬颈侧,良久才轻轻地「嗯」了一声。

泪水夹杂着额际流下来的冷汗模糊了视线,何渠听着他们的对话,看着他们相拥的情景,而她自己则形容邋遢,眼泪鼻涕流了一脸。

她以为这是她此生之中最狼狈的时刻了。

其实还远远不止。

忧姬恨她。

恨她享受了程哥哥那么多年的宠爱。

恨她夺走了她二十多年的人生。

忧姬看着在乱石堆中打滚,利用疼痛止痒,浑身鲜血淋漓的何渠,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恶毒和怨怼。

「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?我被困在你的身体里,能听能看却不能动,程哥哥他对你那么好,你知道我有多嫉恨你?」

痛痒到了极致,何渠神思恍惚,仿佛灵魂剥离肉体,清醒地将忧姬的话一字不落地听入耳中。

她想起程寅在数百个童子童女中独独看中了她,将她领回神殿,替她沐浴更衣,照顾她的饮食起居。花了一整年,将原本面黄肌瘦、弱不禁风的何渠养成了珠圆玉润的模样。

她早先的印象中,程寅常常是冷着张脸不苟言笑的,除了细心妥帖些,待她与旁的人并没有什么两样。

眼睛望着她的时候,穿破那层深邃的黑暗,是完全的淡漠。

可有一天,忽然就变了。

外人都说程寅不喜人近身,除了那双手,何渠再没触碰过他的其他部位。

听下人说她遭歹人毒害,足足昏迷了十日,御医轮番来了一遍,说的话如出一辙。

圣女体内仅剩一线生机,恐回天乏术。

下人说生平第一次在国师脸上看到了恐惧。

但国师毕竟是国师,即使是恐惧,也透着股阴狠的劲。

只是这次阴的不是别人,正是他自己。

程寅用三十年的修为,救回了她的命。

醒来时,何渠躺在程寅怀抱中。

他这个姿势不知保持了多久,见她睁开眼睛,程寅眸光闪烁了一下,如释重负地微微一笑,然后晕了过去。

何渠从来不知道,程寅还能有那么温柔的表情。

由此,何渠彻底对程寅打开了心扉。

她是真的感激这个男人。

他将她从饥寒交迫的窘境中带离出来。

赋予她尊贵的地位。

赋予她作为一个人的尊严。

更给予了她新生。

直到今时今日,何渠才明白过来。

恐怕那次所谓的毒害,其实是程寅将忧姬的魂魄植入了她的体内,为异常反应做的掩饰。

幼小的躯壳负担不起两个魂体,差点就因此夭折了。

而程寅真正想救的,自然是那具壳子里的忧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