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爷又被夫人打脸了结局阅读-沈轲星 陆祎琛魏大侠

沈轲星 陆祎琛主角小说
沈轲星 陆祎琛是著名作者魏大侠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,书中情节起起落落,扣人心弦,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重生小说。内容主要讲述酒店外五光十色,百米长的红毯上来往着虹城的各色权贵,酒店内一片觥筹交错。  一辆车稳稳的停在了停车位,.........

小说《陆爷又被夫人打脸了》在线阅读

  第一章 麻烦别碰我男人

 

  夜色偏黑,虹城市区的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停车位几乎被豪车占满,酒店外五光十色,百米长的红毯上来往着虹城的各色权贵,酒店内一片觥筹交错。

  一辆车稳稳的停在了停车位,一个化着精致妆容的女人脚底踩着恨天高,风情万种的下了车。

  “战斗顺利!”车上驾驶座穿的风骚的男人隔着车窗给女人做了个打气的动作。

  女人比了个ok的手势,摇曳着身姿往酒店的宴会厅走去。

  女人个子高挑,低胸礼服衬的女人胸前的浑圆几乎呼之欲出,修长的大腿在开衩设计的礼服下若隐若现,格外诱惑,一双美眸波光流转间尽是风情,一路引来了不少男宾客的视线。

  “这不是陆爷包养的那个小明星吗?”

  “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,竟然敢不请自来这种级别的宴会?”

  “你们懂什么,听说陆苏两家有意要联姻,今天这宴会还是苏默涵陪陆爷来的呢,这小狐狸精怕是被陆爷踹了不死心,过来上赶着自取其辱呢!”

  耳边传来几个名媛的哧笑声,沈轲星脸上神色未变,一双波光潋滟的美眸微微含笑,径直向人群中气质矜贵的男人走去。

  男人一身熨烫的一丝不苟的黑色高定西装,身形挺拔,五官英俊至极,即便是站在人群当中,气场仍旧尊贵的如同一位遗世而独立的王者。

  男人身边,正站着满脸讨好笑意的苏默涵。

  苏默涵一见到她,一双美眸顿时露出几分阴狠!

  这个贱女人竟然真敢来!

  唇畔微微勾起一抹弧度,沈轲星抬脚上前,整个人便如同一只慵懒的猫一般窝进了男人的怀里,双臂攀上了男人精瘦的腰身。

  矜贵的男人见到她,眼眸里闪过一丝诧异,但还是顺势揽住了她。

  “吧唧”一口,沈轲星在男人的下巴上轻啄了一下:“人家好想你~”

  目光略过苏默涵时,明显带着几分挑衅。

  男人垂眸,看着怀里娇艳的女人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,眼底一片冰冷,却仍旧配合的在女人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,磁性好听的男音响起:“哦?有多想?”

  望着自己憧憬的男人,怀里却揽着别的娇笑连连的女人,苏默涵双手紧攥,尖长的指甲险些将自己的掌心掐出血。

  “祎琛哥......”她咬牙,有些不甘心的去揽陆祎琛的另一只胳膊。

  陆祎琛的眸光微冷,还没有出声,怀里的女人却率先伸手一把将对方的手拍开!

  女人一双波光潋滟的美眸微眯,带着几分嘲弄又带着几分宣誓自己所有权一般,扬声道:“苏小姐,麻烦别碰我的男人!”

  沈轲星看着苏默涵的目光中带着赤裸裸的挑衅。

  虹城人谁不知道,她才是陆祎琛唯一承认的女人。

  哪怕是情妇的身份,但能站在男人身边的,只有她!

  苏默涵见男人的眸色讳莫如深,眼底印的只有那个女人的身影,心里恨的恨不得去抓花那个笑的一脸得意的女人的脸!

  第二章 沈轲星,我跟你势不两立!

  她有些气急败坏的指着沈轲星的脸,怒骂:“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蹄子!祎琛哥马上就要与我订婚了!你还......你还来插足我和祎琛哥!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不要脸的光明正大当小三的人!”

  沈轲星瞪大了一双桃花眼,满脸无辜:“苏小姐,凡事得讲先来后到,谁插足谁,说话要自重!”

  她跟在陆祎琛身边近一年,苏默涵虽然是苏家的掌上明珠没有错,但是陆苏两家的婚约确实是横空出世,也从来没得到陆祎琛的承认。

  “你这个贱人,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你不可!”苏默涵被沈轲星一句话堵的呼吸不畅,脸色一度扭曲,扬手就冲沈轲星打来!

  周围一片惊呼!

  沈轲星脸上笑意未减,眼底却一片清冷,就这么有恃无恐的看着她!

  下一秒,自己便被扯入了男人宽阔的怀里,苏默涵扑了个空,整个人失去重心,直接趴倒在了地上!

  “沈轲星!”苏默涵被侍者从地上搀起,一身粉纱礼服裙已经脏了,精心做的头发此刻也散乱了不少,一张脸的表情几乎气的扭曲,嘶吼着就要去把沈轲星从男人宽阔的怀里揪出来!

  还未触及到沈轲星,手腕却猛地被一只大手攥住!

  “苏小姐,要懂得适可而止。”男人一双深邃的眼眸中带着几分警告,声音平淡至极,周围的气压却骤然下降,压的苏默涵险些窒息。

  苏默涵的脸色瞬间惨白,声音里隐隐夹着几分震颤:“祎琛哥,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陆祎琛似乎是失去了耐心,懒得再去看苏默涵一眼,揽着沈轲星抬脚往宴会厅外走去!

  “啊!!”

  苏默涵目光阴狠的瞪着两人相拥而去的背影,又气又妒,一口银牙险些咬碎,只能不甘的在原地跺脚大吼!

  沈轲星这个贱人!她和她势不两立!

  ......

  陆祎琛带着沈轲星直接离开了名流宴。

  “谁允许你来的?”烟灰色的卡宴,低调而不失华贵,驾驶座的男人眼眸深邃,看着她的时候,眼底满是寒意。

  副驾驶座的沈轲星瞧着男人棱角分明的精致侧脸,微微舔了舔下唇,俯身上前,几乎整个人趴在了男人身上,食指戳着男人的胸膛,语气嗔怪:“人家主动加班来给你做挡箭牌,陆爷不应该感动才是吗?”

  这是她和他之间签下的协约,他养着她,她做他的挡箭牌,挡去虹城那些争先恐后要嫁给他的名媛千金。

  灯光透过车窗打了进来,照在自己怀里的这个女人身上,女人精致的小脸被灯光照的一半明,一半暗,格外的像那位自己藏在脑海深处的女孩。

  只是,她从不会笑的像眼前这个女人一般,娇媚又不知廉耻。

  陆祎琛周身的气压低沉了许多,大手擒上沈轲星的下巴,眼眸微眯:“苏默涵是我母亲给我安排的未婚妻。”

  沈轲星在陆祎琛的胸口画着圈:“可在陆爷心里,我还是比苏家大小姐重要,不然陆爷也不会这么护着我,不是吗?”

  第三章 最好掂量清楚自己的身份

  陆祎琛眼神一凌,捏着沈轲星下巴的大手下意识的加重了力道,阴冷出声:“沈轲星,我说过,你最好掂量清楚自己的身份。”

  沈轲星的下巴上传来痛意,脸上的笑却越发明艳,一双小手直接攀上了男人的脖颈,毫无心虚的仰头与男人对视:“知道,陆爷宠我,是因为我这张像极了韩大小姐的脸嘛,全世界的人都提醒着我呢~”

  陆祎琛最见不得她这副恬不知耻的模样,深眸中划过一抹厌恶,手下松了力道,一把将她从自己身上推开:“说吧,这次又要多少钱?”

  他再了解不过,这个女人能主动找他,无非是手里缺钱了。

  沈轲星顿时便笑开了。

  伸手比了三根手指。

  男人眼底的轻蔑与厌恶越发浓郁,在车厢的储存柜里抽了张支票出来,拿出笔刷刷在上面写了30万扔给她:“拿着钱滚下去!”

  沈轲星看着落款处的那几个零,红唇微勾,递到唇边,妩媚的印上一枚殷红的印记,而后又扑到男人身上,完全忽略掉男人身上骤然散发的冷意,“吧唧”又在男人脸上印了个印记,嘴巴凑到男人耳边,诱惑暧昧的出声:“可是陆爷,人家什么都没付出就拿这么一笔钱,人家良心很不安的~”

  女人身上带着一股清淡的栀子花的清香,趴在自己耳边呵气如兰,狭小的车厢里气氛顿时旖旎。

  陆祎琛眸色微深,大手扣住女人的后脑,狠狠的便吻了下去!

  情欲的热潮在车厢内滋生。

  吱一声!

  不知道前方车辆发生了什么,猛然传来一阵激烈的刹车声。

  而这时沈轲星的手摸上男人的腰带时,这男人却突然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,将她猛地推出了车厢。

  沈轲星的脸上还带着几分暧昧的酡红,还没有反应过来,男人已经迅速的拉上了车门,卸下了车窗,某处的情欲还未褪去,一张脸脸色阴霾:“滚!”

  沈轲星盯着男人黑沉的脸色,知道他是又想起前两年车祸去世的韩大小姐——他的前女友了。

  据说韩大小姐温婉可人,才不会向她这样又浪荡又主动。

  捏着支票的手紧了紧,沈轲星有些嘲弄的弯了弯唇,可她是沈轲星,不是含着金汤勺长大,万事不用愁的韩家大小姐。

  男人的车如同离弦的箭一般迅速开了出去,只留下穿着暴露礼服捏着支票的沈轲星站在原地。

  而这时,一辆限量的玛莎拉蒂驶来,苏默涵精致的容颜在城市明灭的霓虹灯下显得精致而尊贵,经过沈轲星的时候冷嗤一声:“哪怕在陆祎琛身边在做宠物十年,也比不过一声刹车!”

  沈轲星对苏默涵比中指,笑得像是夏天的花:“苏大小姐,下次我跟陆爷上床的时候,也要记得在旁边按喇叭哟,最好全城都知道您为我们助兴!”

  苏默涵一张精致的脸几乎拧成索命厉鬼,但是多少忌惮着陆祎琛还没有远去, 只能猛砸了一下喇叭后离去!

  第四章 小祖宗为什么又惹陆爷生气?

  良久,沈轲星才从手拿包里拿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给艾伦,十五分钟后,艾伦开着他那辆骚气无比的红色捷豹出现在了沈轲星的视线里。

  尽管已经入夏,可夜里仍旧有些凉,艾伦下车看到沈轲星正抱着胳膊在原地瑟瑟发抖,又心疼又生气,把自己的外套扔给了她。

  “我的小祖宗,你是不是又惹陆爷生气了?”艾伦翘着兰花指,头痛的扶额。

  沈轲星没搭理他,只是坐在副驾驶座上,从艾伦的口袋里翻了包烟出来,拉下车窗,点燃,耷拉着眉眼吸了起来。

  艾伦继续喋喋不休:“你说你是何苦,明知道陆爷喜欢温柔婉约型,你偏要往妖艳贱货去发展,次次都要把陆爷给惹怒!”

  沈轲星刚直起身体,想说什么回应,一个沈丹云的名字在手机屏幕上不止地跳跃。

  等熄灭了就跳入短信:沈轲星谁给你的胆子,你竟敢不接我的电话,早知道我不如把你给野狗吃了!

  钱还没有打过来?记住你的身份,我沈丹云可没教过你做情妇还倒贴……

  不堪入目的话语不断跳出来,紧接着沈丹云的名字又在屏幕上跳跃起来!

  沈轲星把手机一扣,像星子一般的眸子,渐渐迷离起来。

  从她有记忆以来,她的生活里只有沈丹云。记忆中最多的事情大概就是沈丹云喝多了酒对她非打即骂,在外面欠了赌债人家上门追/债。

  十四岁,沈丹云因为赌债被几个壮汉堵上门追打,出租房的其他人都远远躲开,沈轲星敲了一个啤酒瓶冲了进去。

  然后呢?沈丹云一把抱住她,像是看到王牌的赌徒对那些男人抬起她的脸:“她还是个雏,把她带走,任你们玩,给我抵债!”

  再然后呢?沈轲星眨了眨眼睛,她像是拼命的野兽,不计后果的凄厉反抗,那时候一个14岁女孩能爆发出的挣扎,让那些见惯亡命之徒的男人都意外吧。

  沈轲星终于跑了……

  沈轲星这辈子都无法忘记自己躲在发臭的,被雨水打湿的发霉的纸箱后面,但她知道她落下的血迹,身上抹不去的血腥味,她躲不了多久。

  就在这时,沈轲星看到纯黑大气的豪车车窗间,男人深邃而锋利的容颜在她眼前一晃而过。

  耳边是那些很快要抓到的男人们忌惮的声音:“是陆爷,别追了,十个臭丫头也比不上惹到陆祎琛。”

  就是那次机缘巧合,沈轲星认识了剧组取景的艾伦,进入了剧组。

  对沈轲星来说,名声远没有钱来的重要,从小到大在她听到过的谩骂里,类似野种贱人的词汇她都觉得算是动听了。

  所以只要有钱,哪怕是擦边球的活她都愿意接,沈轲星几乎一出道,在圈里的名声就很不好,但也仅仅是名声不好而已。

  应该感谢沈丹云,沈轲星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,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女人该如何保护自己,艾伦这个小GAY,身后也是一堆烂事,所以他们两个人是人精中的人精。

  第五章 你是死了还是长能耐了?

  称得上处事圆滑,手段够贱,所以入圈多年,也一直相安无事。

  艾伦常常无力叹息:“你要是真像这些小媒体写的被潜了那么多次,以你的能力没混到一线也该在二线边缘徘徊了!”

  五年的时间,她跟艾伦还是被鹰啄了眼,那是设计了沈轲星许久的的末日与地狱,等待她的肮脏与凌辱,哪怕只字半点报道出去,人们也会对着报纸吐唾沫,沈轲星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宁愿吞下她随身携带的刀片!

  沈轲星被压在沙发上,摸到下藏在小包里的刀片的时候,陆祎琛像是天神降临把她从地狱拽出来!

  陆祎琛救了她,沈轲星缠上了他,这样很恶毒吧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