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甜甜霍彦晟32981393-夏雷炮原创

温甜甜霍彦晟主角小说
经典美文《32981393》由著名作者夏雷炮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,文中主角是温甜甜霍彦晟,文中感情叙述细腻,情节跌宕起伏,却又顺畅自然。下面是简介:可她眼中唯有脚下的青石砖。“三百二十三,三百二十四……一千零八!” 温甜甜看着脚前的门槛,.........

小说《32981393》在线阅读

  第一章 一听便知

  靖朝东宫。

  温甜甜一步步走在宫道上。

  周遭红墙绿瓦,竹林深深。

  可她眼中唯有脚下的青石砖。

  “三百二十三,三百二十四……一千零八!”

  温甜甜看着脚前的门槛,回望着远处的皇宫大门。

  从那处到东宫,一共一千零八块青石砖,不算多,却困了她三载。

  “见过姑娘。”周遭宫人行过,纷纷行礼。

  温甜甜轻颔首,目光扫过成排的宫殿,却如何都寻不到那人。

  霍彦晟,当朝太子,亦是她心悦了三载之人!

  民间总是说,太子霍彦晟温润纯良,爱民如子,勤俭恭勉,是天下民心之所向。

  可在温甜甜眼中,他却只是简简单单一个人。

  那个在山匪寨中将她救出来的恩人!

  这时,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起。

  温甜甜转头,就看到一身暗紫锦袍的霍彦晟慢慢朝自己走来。

  “彦晟……”

  她声音带着些怔忪,也有些不敢置信。

  可霍彦晟却是漠然说:“唤我太子殿下。”

  温甜甜眼睫一颤:“是,殿下。”

  霍彦晟这才继续迈步走进殿内。

  温甜甜跟在他身后,看着他背影,眸间满是悲苦。

  他知晓她心悦她,却从来没有给她个名分。

  思及此,温甜甜心里一阵阵发闷。

  “殿下。”

  霍彦晟停下脚步,回头看来:“何事?”

  温甜甜想问他打算何时娶她。

  可却又想起爹爹送来的信件,说江南巡查之中,太子见到泄洪之地百姓的苦楚,颇为忧心。

  只能转了个话头:“昭阳汤池我已让人收拾好了,殿下可去休息。”

  霍彦晟眉心微皱:“江南之地洪水泛滥,天灾未消,你竟还有心思享乐?”

  温甜甜一怔,忙跪在地上:“甜甜只是为殿下着想。”

  她没想到,在霍彦晟心里是这般想她的,不解民苦,只知享乐!

  “不必。我有些乏了,你先退下吧。”

  霍彦晟挥了挥手,坐在桌案前看着手中的奏章,再没看她一眼。

  温甜甜眸色微黯,却也不能再说什么。

  退出殿内的那一刻,她回眸望着光下霍彦晟棱角分明的侧颜,目光眷恋。

  当晚。

  温甜甜亲自备好了饭菜,端去了前殿。

  殿中,霍彦晟刚换好衣衫。

  四目相对。

  温甜甜将手中饭菜放下,走上前为其整理着衣衫。

  可刚要为其戴冠,便看到桌子上那枚分明是女子戴的玉镯!

  温甜甜愣了下,转头看向霍彦晟:“殿下,这玉镯是……”

  霍彦晟看过来,眸底微闪:“路过集市随手买下的,你若喜欢便赏你。”

  温甜甜拿起那玉镯,成色很好,是难得的冰种。

  可正是因为如此,才越发显得他话的虚假。

  这般的玉镯怕是连宫里都少见,怎么可能是集市买得到的!

  “那甜甜……便多谢殿下了。”

  温甜甜轻声说着,目光落在那镯子上的磨损之处。

  霍彦晟不知道,她在他身边待了三年,平日最爱便是琢磨他的心思。

  是以,他的话是真是假,自己一听便知!

  第二章 莫要胡闹

  用过晚膳。

  霍彦晟便去了军机处商议国事。

  温甜甜站在东宫门口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身影,只觉得那灯笼的光太暗了。

  连她眼前那一方地都看不清,又如何能寻得到霍彦晟的心!

  回到殿内。

  温甜甜看着桌上的残羹冷炙,屏退了宫人,一个人慢慢收拾着。

  这时,一阵脚步声响起。

  温甜甜回头就见一个陌生的宫人站在殿外。

  “你是何人?”

  “小的是宋将军的下属,将军征战在外回不来,要小的前来送件东西给姑娘。”

  宫人说着,将怀中的纸包呈到她面前:“这是如意糕,将军说愿谢姑娘生辰快乐,如意顺心。”

  温甜甜怔怔接过,望着宫人远去的身影,久久没动。

  她等了一日,等到了霍彦晟回宫,却没等到他的那句生辰快乐。

  可却不想,倒是等来了千里外宋莫昀的道贺。

  温甜甜眼神黯了黯,末了还是将那如意糕放在了一旁。

  突然,外面狂风皱起。

  温甜甜想起霍彦晟,忙拿出件厚实披风往外走去。

  军机处门外。

  温甜甜站在檐下,秋风携雨打在身上,寒凉无比。

  她却只是望着军机处的大门,等着霍彦晟出来。

  可通禀的宫人进去了很久,还是不见他身影。

  整整一夜,温甜甜就这么等着,冻的脸色发白。

  直至翌日晨起,朝阳初升。

  温甜甜看着和大臣一起走出的霍彦晟,声音有些沙哑:“殿下。”

  霍彦晟寻声看来,瞧见她眉心微皱:“谁准你来此的?”

  他话语间满是不耐,如一柄剑捅进温甜甜的心。

  她忍下喉间的苦,上前将披风披在霍彦晟身上:“秋日冷寒,殿下操劳国事,也要注重身子。”

  霍彦晟沉默了瞬,语气缓和了些:“军机处不是你能来的,日后莫要胡闹。”

  温甜甜撑着抹笑:“是,甜甜告退。”

  话落,她转身往来路走。

  一旁宫人瞧着,走上前:“殿下,甜甜姑娘等了您一夜。”

  霍彦晟愣了下,目光落到已然走远的温甜甜身上,什么都没说。

  东宫。

  温甜甜靠着软榻,有些头昏。

  太医瞧过说是着了风寒,养两日便能好,而后留下张药方。

  温甜甜刚要唤宫人去抓药,却见霍彦晟走了进来。

  下意识的,她将药方藏了起来。

  霍彦晟将她的动作都看在眼底,皱了下眉,却只是将一只银钗放在她面前。

  “我亲自从库里寻到的,昨夜宫人来禀是我忘了。”

  银钗很好看,雕的是凤凰九尾。

  温甜甜拿起,插在发髻间:“好看吗?”

  她声音有些颤,曾碰过银钗的手掩在袖中什么也瞧不见。

  “很衬你。”

  霍彦晟话刚落,殿内又走进一宫人:“殿下,皇上召见。”

  霍彦晟再次离去。

  温甜甜望着他背影消失,才垂眸看向自己的掌心。

  霍彦晟忘了,她碰到银物便会浑身长癣,严重时还会晕厥!

  而只是碰了那短短的一瞬,她掌心便泛起了大片的红。

  温甜甜忍着不去触碰,眼眶却忍不住的泛红。

  这之后,霍彦晟却没再回来。

  两日后。

  温甜甜手心的癣彻底消退,她才敢踏出寝殿。

  可不想刚到东宫门口,就听见过路宫人小声议论。

  “听说了吗,太子要娶太师之女柳惜烟为太子妃了!”

  第三章 花前月下

  温甜甜怔在原地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柳惜烟心悦霍彦晟一事她早年便有所耳闻。

  只是进到东宫这般久,也未曾见霍彦晟与她有什么交涉,她便也没放在心上。

  可此刻,温甜甜却有些害怕。

  她拦住走过的宫人,颤声问:“你刚才说殿下要迎娶柳惜烟为妃?”

  宫人瞧见是她,忙跪在地上,却什么都不肯再说。

  温甜甜无法,只能让他们离开。

  她站在东宫门口,抬头望着其上金光刺眼的匾额,心里却阵阵寒凉。

  宫里的流言传的很快,每个人都言之凿凿。

  而温甜甜在东宫的地位就显得尴尬非常。

  当晚。

  温甜甜看着爬到正空的月,脑海里却全是今日听到的流言。

  她想无论是真是假,她总要问一问霍彦晟。

  这般想着,温甜甜召来宫人,问清霍彦晟所在,便带着贴身宫女过去。

  御花园中。

  温甜甜看着不远处相携而站的两道身影,脚步顿在原地。

  她不知霍彦晟说了什么,只是看到柳惜烟掩唇轻笑。

  秋日的御花园属实没什么好看的。

  可他们二人郎才女貌,却是一番好景致。

  温甜甜静默的站在一旁看着,直到柳惜烟离去,才走上前。

  “殿下。”

  霍彦晟闻声看过来,瞧见她微微皱眉:“这么晚,你来此作甚?”

  他话语中满是质问。

  温甜甜眸色黯了黯,心隐隐作痛:“我来寻殿下。”

  霍彦晟眉心皱的更紧:“我还有国事要忙。”

  温甜甜很想问,他的国事便是和柳惜烟花前月下,你侬我侬吗?

  可这话她说不出口,总觉得要是问出来了,她和霍彦晟之间怕是就没了以后。

  “今日我听闻了一则流言,事关殿下,殿下可知是什么?”

  “什么?”霍彦晟不知道她想说什么。

  “宫内传言太子殿下将要迎娶太师之女柳惜烟为太子妃。”

  温甜甜轻声说着,一颗心也像声音般轻飘飘的提着。

  她看着霍彦晟,想要知晓他的回答。

  可他却沉默了。

  温甜甜喉间像哽着什么东西般说不出话。

  可最后还是生生逼自己开口:“殿下可否告知甜甜,这事是真是假?”

  这是温甜甜第一次抓着一件事固执的寻求答案。

  霍彦晟看着她,目光沉沉:“假。”

  这字入耳的那瞬,温甜甜眼睫颤了颤:“那殿下,可曾想迎娶过柳惜烟?”

  霍彦晟眉眼冷了下来:“你今日到底想做什么?”

  “殿下为何不回我?”温甜甜有些鼻酸,却压着哽咽继续问。

  看着这样的她,霍彦晟心里升起些烦躁,干脆不语。

  死寂蔓延,如流沙般拽着温甜甜的心不断下沉。

  她好像知晓霍彦晟的答案了。

  他是想迎娶柳惜烟的。

  可为什么呢?她陪在他身边三年,他想要的,该给的不该给的她都尽数奉上。

  为何霍彦晟却是喜欢上了旁人?

  温甜甜不知道。

  她上前扯住霍彦晟衣袖,望着他那双深沉如水的眼眸,哑声问:“殿下,我们成婚可好?”

  第四章 满门抄斩

  秋夜,万籁俱寂。

  随着时间点点过去,温甜甜目光一黯再黯。

  就在她要松手之际,霍彦晟却先一步扯回了衣袖。

  “时机不合适。”

  他声音一如既往的淡漠。

  可温甜甜却从中听出了疏冷。

  她垂眸看着空落的手,她有很多想说的,可刚刚问出那一句便已用尽了她的勇气。

  温甜甜后退了一步:“甜甜明白了,殿下今日可回东宫?”

  “军机处还有事。”霍彦晟眼中神色看不清。

  温甜甜心中苦涩漫漫,最后只是说:“好。”

  说完,她便转身往来路回去。

  霍彦晟看着她渐渐隐入黑夜的背影,眼中情绪晦暗难明。

  东宫。

  温甜甜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回来的。

  桌案上的明烛燃了一半。

  她望着,脑海中却只剩下霍彦晟那一句“时机不合适”。

  温甜甜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,她想笑,却又笑不出。

  她从不知,原来成婚这件事还要看时机!

  一整夜,温甜甜难以安枕。

  翌日清晨。

  温甜甜看着刚刚升起的朝阳,动着僵硬麻木的身子起身去梳洗。

  可这时,一道脚步声响起。

  她抬头看去,就瞧见霍彦晟走了进来。

  温甜甜愣了瞬,才上前行礼:“甜甜见过殿下。”

  霍彦晟却是没说话。

  今日的他有些奇怪,温甜甜想着,却不得原因。

  两人静立很久,霍彦晟才开口:“近日京中不安,你莫要随意出宫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你近日与温府可有往来?”霍彦晟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  提及温府,温甜甜有些不解,但还是如实回答:“只在殿下巡查江南时,爹爹有送过一封信来。”

  “宫中人多眼杂,还是要注意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