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修臣女知错了:我的前男友当了皇帝免费小说

李修主角小说
小说《臣女知错了:我的前男友当了皇帝》又名《臣女知错了:我的前男友当了皇帝》,小说的作者是著名作者“凤小溪”写的一本言情小说,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是李修,小说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。我始料未及,因为怎么轮,也不该是他的。.........

小说《臣女知错了:我的前男友当了皇帝》在线阅读

我的前男友当了皇帝。

我始料未及,因为怎么轮,也不该是他的。

他叫李修,曾经是陈留王,也是刚驾崩的文宗皇帝的亲侄儿。

先陈留王早年吃五石散吃死了,留下孤儿寡母,李修他娘也早早亡故。

太后舍不得孙子受苦,就把李修接到宫里,养在身边,准备等他及冠再放出宫。

这不,还没等他及冠呢,文宗皇帝先驾崩了。

文宗皇帝有七个儿子,本来怎么着也轮不到李修啊。

可谁知,太子和老大老二在文宗奄奄一息之时发动宫变夺权,文宗大怒,命太尉镇压,然后处死了这几个不孝子。

丧子之痛加旧疾复发,一气之下,文宗腿一蹬去了。

剩下的四个皇子里,一个先天智障,一个病恹恹,一个刚从冷宫里放出来,大字不识。

一个,才四个月大,在襁褓里嗷嗷待哺。

太后偏心哇,和几个重臣一合计,心想,要不就扶陈留王李修登基呗。

这家伙是即将成年的皇室子弟,血统也正,而且孤儿一个,底子干净。

就这样,李修登基为帝。

人人皆大欢喜,只有我爹不开心。

我爹恨不得操棍子把我和我娘打死。

为啥?我们裴家惹毛李修了呗。

我爹是镇国公,哥哥是威武大将军,掌管着西北十万大军。

我吧,勉强也算个世家小姐。

我还小的时候,我娘领着我进宫给太后请安,太后见我生得粉嫩可爱,就给我和她那宝贝孙子李修,定下了娃娃亲。

这小时候吧还好,我家也不敢违逆太后的意思。

长大了,我娘就开始着急了。

李修哪里是个丈夫的样子哦。

光棍一个,成天厮混在花街柳巷,红粉头牌认识了不下几十个。

仗着自己生得好看,各种没节操的事都做得出来。

更可恶的是,在我及笄那年,他说要送我一份大礼,竟把我一个世家闺秀拐去了青楼!

我娘一看,这不行啊。

又没根基又不懂得过日子,绝非良配。

于是磨着我爹去央求皇上解除婚约,又给我造出许多谣,说我一吹风脸上就会起红疹,说我性格怪僻不好相处……

总之,干的尽是些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事儿。

如她所愿,半年前,陛下降旨,把我俩婚约取消了。

李修跟我也算青梅竹马,不知是不甘心,还是觉得折了面子。婚约取消那天,他跑来镇国公府找我。

我能见吗?果断不能啊,我躲在闺房闭门不出。

他不肯罢休,顶着大雨在外淋了好久,临走时恨恨咬牙说:「裴鸾,你会后悔的!」

半年后,也就是现在。

我后不后悔另说,但我爹肯定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
李修登基后第三天,就降旨招我进宫。

我娘在一旁哭天抹泪,手帕都哭湿了几条。

我爹把她一把搡开,握着我的肩膀,恳切无比,「乖女儿,无论陛下说了什么做了什么,你都不要反抗,他不敢拿你怎么样的。即使……即使他真对你做了什么,爹也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名正言顺地入宫,儿啊,一家人的性命都悬在你一念之间,你可千万要冷静啊!」

我一路上回想我爹的话,哭笑不得。

我爹真是想多了,他跟李修打的交道少,在他印象里,李修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。

此前他被我家逼着退了婚,我爹觉得李修肯定要报复我,保不齐今天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来。

万一我誓死不从或者伤了李修,那就是满门抄斩的大罪,所以他才左叮咛右嘱咐我不要反抗。

但其实他真的多虑了。

我跟李修一同长大,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。除非他一夜之间心性大变,否则不可能对我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来。

他是个纨绔,但也是个没什么心机的少年郎。

事实证明,是我太天真。

李修居然真的一夜之间心性大变,跟以前那个嬉皮笑脸的他完全不一样。

见了我以后,他眼里只有阴冷,仇视,还有丝丝报复的得意。

他一身素缟,似乎刚从前殿回来,见了我,嘴角勾起个冷笑,他挥手斥退下人,然后双臂一展,「替朕宽衣。」

我愣了一瞬,左看看右看看。

殿内一个下人都没有,他这意思,是要我去服侍他?

我腹诽好一会儿,但碍于他现在是皇帝,只好不情不愿地走过去,缓慢又缓慢地伸手去解他的腰带。

才解到一半,他突然收手,扣着我的手腕,将我压在榻上。

我把父亲的嘱咐全部抛到了脑后,下意识双臂格挡在身前,哭着嚷嚷:「还没出先帝丧期,你不能碰我,你别……」

我嚎了一阵,见他好像并没有动手,只好睁开眼睛,结束这拙劣的表演。

李修幽深的眼眸露出熟悉的鄙夷之色,他伸手卡住了我的下巴,「我碰你?你想得美,一个被朕退了婚的女人,还想朕再娶你吗?做梦!」

我委委屈屈地问,「那你招我进宫干什么?」

他凑了过来,贴近我的耳朵,声音蛊惑如妖,「朕要让你知道,得罪朕的下场。」

……

到了傍晚,我拖着疲惫的腿,回到公府。

阿娘哭得眼睛都肿了,见状忙扑了过来,抓着我问,「鸾儿,怎么样,陛下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不该做的?」

我瘪瘪嘴,这回是真的委屈得哭了,「别提了,我抄了一下午的书。」

阿娘心疼地替我揉腿,一边忧心忡忡,「我的鸾儿,这可怎么办呀?」

她说着说着,就掉下泪来,还得我去安慰她。

送走了阿娘,我一个人躺在闺房里,唉声叹气。

李修变了,他不再是那个见我就笑,满肚子坏水的李修了。

他变得残酷冷漠,还绝情!

居然叫我跪在先帝灵前抄书!还说不抄完不许离开!

我的天,我哪里抄过这么久的书,跪得我双腿都麻木了。

李修是个狠角,他也是跪着的。

他跟前放了一张案几,上头堆着小山一样高的奏折。

我只知道他画美人图画得极好,没想到还会批奏章呢?

莫不是他这躯壳里换了个人?

反正不管怎么说,李修就在那儿一边批奏折一边盯着我,我稍微偷个懒想起身,就被他抓包。

一想到明天还要去宫里跪灵抄书,我就恨不得自己死了算了。

第二天进宫,接引我的依旧是高公公,今天他没带我去前殿,而是带我去了李修的御书房。

我悄声问他,「公公,今日我要做些什么呀?」

高公公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写满了慈祥,「裴姑娘到了就知道了。」

什么也没探出来,我只好垂头丧气跟着他走。

到了的时候,李修正在御书房小憩,我只能在殿外等着。

初冬时节,外面冷风直吹,仿佛有人拿小刀子往我骨子里扎。

我冻得不行,恨不得直接一脚踹开大门进去。

可一看旁边高公公,宛如一尊雕塑,淡定得呼吸皆不可闻。

要不是看他眼睛在眨,我真怕他这老身子骨遭不住,直接被冻死喽!

可他都在殿外守着呢,我又敢说什么。

看来这变了心性的李修,心狠手辣,又是一个铁腕暴君。

哎,我为什么要说又?

我绝没有诋毁文宗的意思。

就这样在殿外吹了一炷香的时间,里头小黄门跑了出来,让我们进去。

在外殿的火炉旁烘了一下,内侍说,这是怕把寒气染给陛下。

屁嘞,李修最喜欢大冬天了。前几年他在承乐街办了个诗社,年年挑在大雪纷飞的时候邀请文人墨客去吟诗作赋。

不过谁让他现在是皇帝呢,我只好烘了烘再进去。

只烘了个外面,身体里还是寒透了,手脚皆是冰冰凉。

进了内殿,屏风后,李修果然刚起。

鬓发未整,冠也戴歪了,好像并没有正经在榻上睡,难道是伏在桌上睡的?

我默默猜测。

只听李修随口问道:「来了多久了。」

「不到……」我刚要回答,就被高公公打断,「不久,陛下醒来前,裴姑娘刚到。」

李修扯起嘴角,瞥了我一眼。

他瞄了眼砚台,对我道,「既然来了,就别闲着了,过来磨墨。」

「嘶……」我狠狠咬后槽牙,费了好大劲才忍住捏拳揍他一顿的想法。

忍了又忍,才勉强挤出一个谄媚的笑容,「臣女遵旨。」

高公公进来后,替李修收拾了散落的奏折,然后就侍立一边,宛如雕塑。

我一边认命地研墨,一边悄悄打量李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