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无砚方瑾枝32265955在线阅读-by豆豆

陆无砚方瑾枝主角小说
男女主角是陆无砚方瑾枝的小说叫做《32265955》,是作者豆豆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了寅时,天还未亮,公主的房间便亮起了昏黄的烛光。方瑾枝尽力跟在健步的陆无砚身后。  走到.........

小说《32265955》在线阅读

  第一章 活不过二十五

  陈国天乾十四年,立秋。

  公主府。

  落叶纷纷,院子里早早便落了霜。

  寅时,天还未亮,公主的房间便亮起了昏黄的烛光。

  方瑾枝尽力跟在健步的陆无砚身后。

  走到府门口,陆无砚嘴角扯出一个不带情绪的笑:“天凉露重,公主明日便不用送了。”

  一样的话,他每日都说。

  方瑾枝面色苍白,拿着披风的手不自觉紧了紧。

  随即又抬起头,将披风给他披上。

  “天冷了,别着凉。”

  陆无砚任由她将披风穿到自己身上。

  嘴角那抹隐隐的微笑让两人看起来亲密无间。

  但是他眼底的薄凉,却又让方瑾枝觉得那样遥远。

  “多谢公主。”

  方瑾枝手一顿,成亲一年,他对自己的称呼始终只有两个字:公主。

  陆无砚转身上了马车,没有回头看一眼。

  方瑾枝静静看着马车,直到看不见踪迹,才转身走进府内。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因为站的时间太长,她心口有些疼。

  侍女欣儿连忙将她扶住,满是担忧:“公主,我现在就去请太医。”

  方瑾枝忙摇头:“无碍,房里还有药,扶我回房。”

  欣儿摸到她已经冰凉的双手,还想说什么,但是看着她的模样,又吞了下去。

  方瑾枝吃了药,伴着燃起的火盆,身体才逐渐回暖。

  歇了一会儿,她开始收拾书房。

  桌上放着昨天夜里陆无砚写的诗。

  ——“乘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”

  看着这诗,方瑾枝眼底黯然。

  一年前,陆无砚高中状元。

  他本可以大展宏图,却因为一纸赐婚,让一切都成了奢望。

  在陈国,驸马无法参政。

  十几载苦读,都化作泡影,陆无砚如何能甘心?

  方瑾枝轻拂过上面的诗句,心口又痛起来。

  她虽然从小喜欢陆无砚,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嫁给他,拖累于他。

  只是父皇怜爱,赐婚于她。

  想起亲人小心翼翼的样子,方瑾枝无法拒绝。

  还好,她自幼心疾,被断言活不过二十五。

  望着那诗,方瑾枝轻叹一口气:“你放心,用不了几年,你便可以得偿所愿。”

  收拾完书房,已经辰时。

  马上陆无砚就要下朝,她照例去宫门口接他。

  宫门外。

  官员陆陆续续都走了,陆无砚却不见人影。

  方瑾枝只好先回去。

  回到公主府,方瑾枝却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陆无砚。

  “无砚……”她脱口而出。

  这时她才看到陆无砚的身旁还站着一个女子……

  那女子一身素衣,楚楚可怜。

  方瑾枝神情一怔。

  陆无砚对她微微施礼:“恩师去世,师妹孤苦无依,我想让她暂时住在公主府,不知公主可否同意?”

  方瑾枝还没说话,那女子轻扯了一下陆无砚的衣袖:“师兄,如果不方便就算了……”

  方瑾枝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不舒服极了。

  但她无法拒绝陆无砚,点头“嗯”了一声:“欣儿,你去安排。”

  说完,她立即转身走进府内。

  心里莫名沉甸甸的。

  等到午膳时间。

  方瑾枝等在餐桌前,陆无砚却一直没有来。

  欣儿打听后走回来:“驸马爷还在院子里。”

  方瑾枝不觉蹙眉起身:“带我去。”

  “公主还是先用膳吧,你……”早膳都没吃。

  她话还没说完,方瑾枝便已经走了出去。

  侧院。

  方瑾枝刚进门,便看到了满脸怒意的陆无砚。

  见到她,陆无砚眼中闪过一丝厌烦,将手中的红绸扔在她脚下:“公主若是不愿,大可直接说,没必要如此嘲讽我师妹!”

  第二章劳民伤财

  方瑾枝一怔,疑惑的看向身旁的欣儿。

  欣儿无措地摇了摇头:“公主,我没有……”

  “做了便是做了,若不是你,红绸从哪里来的?”陆无砚显然不信。

  方瑾枝看着陆无砚身后哭得梨花带雨的莫空桑,眼中一黯:“可能是我疏忽了,抱歉,我马上让人收了。”

  欣儿立刻叫人收拾。

  方瑾枝抿了抿唇,看着陆无砚:“午膳……”

  话还没说完,陆无砚打断了她:“公主先吃吧,我还不饿。”

  说完,他就转身离开了。

  留下方瑾枝满心苦涩,久久无言。

  欣儿拿着收好的东西走出来,一共只有两条红绸,不知从哪儿来的。

  方瑾枝心里隐隐明白了什么。

  但看着仍在哭泣的莫空桑,没有说什么。

  她正要离开,莫空桑却跪下扯着她的衣袖:“多谢公主收留,空桑今后一定做牛做马报答你的恩情……”

  方瑾枝眉头一蹙,这话说的,好像她从此就要在公主府住下来了似的。

  “莫姑娘不必客气。”将衣服抽出,方瑾枝淡淡道,“好好住着吧。”

  走出侧院。

  好好的晴天一下变阴了,秋风吹过

  连接两日,吃饭时陆无砚都未出现。

  方瑾枝看着桌对面空荡荡的座椅,也什么都吃不下。

  欣儿心急如焚,再三去请,陆无砚才到正堂用膳。

  方瑾枝苍白的脸总算有了点血色。

  公主府的两个主人气氛和缓,下人们都松了口气。

  可饭才吃到一半,莫空桑又来了。

  她捧着一壶酒,一副可怜模样:“公主,这是我自己酿的桃花酒,感谢你愿意收留我……”

  方瑾枝停下筷子,看了表情波澜不惊的陆无砚一眼,扯出一抹笑:“莫姑娘的心意我心领了,可我向来不喝酒,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。”

  她明明什么动作都没有,但莫空桑却一副惶恐的样子,急忙上前将酒瓶往方瑾枝怀里塞。

  “我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,只有这桃花酒了,请公主不要嫌弃……”

  方瑾枝吓了一跳,往后一退。

  “嘭!”一声。

  酒瓶摔碎在地。

  “公主你怎么样?”欣儿连忙上前。

  方瑾枝摇了摇头,却看见陆无砚看也没看自己,只顾着莫空桑。

  她心中蓦然一凉。

  还未回神,便见莫空桑又跪了下来,眼泪吧嗒下落:“公主恕罪,公主恕罪……”

  陆无砚紧皱着眉扶起她:“不用跪,又不是你的错。”

  方瑾枝看着他毫不掩饰的关切,心中陡然升起一阵惶恐。

  她可以不在意他日复一日的冷漠,却无法忽视他心里另有他人。

  陆无砚转过头,看到方瑾枝的目光紧盯着自己扶住莫空桑的地方。

  他一下抽回手。

  “你先回去。”他对莫空桑轻声道。

  莫空桑还想说什么,看见他冰冷神色,立刻低头说了句“是”。

  莫空桑离开了,酒瓶还碎着。

  两人对视着,谁都没有先说话。

  方瑾枝心中思绪万千,正想开口,外面传来通报:“启禀公主,宫里刘公公来了。”

  刘公公走进正堂,堂内又恢复了正常。

  刘公公先看方瑾枝一切如常,才笑着道:“公主,陛下答应您下江南游玩了,过几日便让驸马陪您一块去。”

  方瑾枝一怔。

  下江南是她小时候最大的愿望,只是她的身体根本支撑不了长期游行。

  这次,父皇大概是想让她死前至少如愿一次。

  想到这,她苦涩一笑:“谢谢公公,替我谢谢父皇。”

  “老奴告退。”

  刘公公走后,陆无砚脸色冰冷:“如今西北灾荒严重,国库入不敷出,下江南简直劳民伤财!”

  第三章 心安理得

  话说完,他便愤慨离去。

  方瑾枝解释不及,只能看着他的背影,久久伫立。

  夜幕降临,一辆马车缓缓驶出公主府,进了皇宫。

  马车在内宫门前停下。

  “枝儿。”一只手掀开车帘,是太子方瑾儒。

  他百忙中还是亲自来接方瑾枝。

  方瑾儒将她扶下马车,关切的问:“怎么感觉你有些不高兴?”

  方瑾枝心头一酸,小声道:“皇兄,听说西北有灾荒,江南我还是不去了,留着钱赈灾吧……”

  方瑾儒眉头一皱:“西北赈灾由我亲自前往,你这次下江南也是因为太医院要去采买药材,你顺便跟去。”

  方瑾枝还想拒绝,方瑾儒却转口问道:“是谁告诉你西北之事?”

  方瑾枝口峰一顿,忙否认道:“我只是听的坊间传闻……”

  方瑾儒不悦的一挑眉。

  方瑾枝心中一紧,幸好他没继续追究,只是柔声安抚:“你好好准备,这次玩得尽兴一点。”

  方瑾枝点了点头:“嗯。”

  “谢谢皇兄。”看着方瑾儒疲惫的样子,方瑾枝心中的千言万语汇成这一句话。。

  “乖……”方瑾儒摸了摸她的脑袋。

  第二日,马车回到公主府。

  下起了蒙蒙细雨,方瑾枝走进正堂便看见了陆无砚。

  他不知坐了多久。

  见到方瑾枝,他眉头微松,随即上前恭敬行礼:“公主日安。”

  屋檐下掉落的雨滴敲击着地面,也像敲在方瑾枝心里。

  眼神黯淡了几分,她轻轻开口:“皇兄会去西北赈灾,我们这次去江南也是跟着太医去买药材……”

  陆无砚听完,神色一顿。

  接着却开口道:“如此便恭喜公主,可以心安理得地去游玩了。”

  方瑾枝愣在原地,只觉得浑身发冷。

  她说不出话,只能看着陆无砚挑不出一丝错漏的行礼离开。

  冷风吹进未关的门,带走她不多的温度。

  冬日似乎快来了。

  又过了几日,到了要去江南的前一天。

  这些时日,方瑾枝和陆无砚似乎又恢复了往常相处。

  只是方瑾枝自己却很清楚,他们之间,那无形的壁垒越发厚重了。

  到了用晚膳的时候了。

  方瑾枝坐在桌前等着陆无砚。

  不速之客却先一步来了。

  莫空桑在欣儿警惕的目光下,又带着酒来了。

  她一副害怕的样子:“公主,前些时候害您受惊,特地取来最后两瓶桃花酒向你赔罪。”

  欣儿厌恶道:“不必了,公主不能喝酒。”

  莫空桑仿佛没有听见一般,打开酒壶倒了满满一杯,放在桌上。

  “公主,你尝尝,师兄自小就最喜欢喝了……”

  闻言,方瑾枝神情一怔。

  原来他们是青梅竹马……

  莫空桑接着说:“师兄说过最喜欢喝我亲手酿的,公主恐怕连师兄喜欢什么都不知道吧…………”

  “大胆!”欣儿呵斥道。

  莫空桑立即眼泛泪光,一下跪倒在地。

  陆无砚就在这时走了进来。

  听见莫空桑哭着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想跟公主赔罪……”

  陆无砚伸手扶起她,冷声道:“公主天潢贵胄,我们普通百姓吃的东西自然吃不惯……”

  第四章 松开的手

  方瑾枝心口一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