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斯衍容欢85421365在线阅读-by豆豆

傅斯衍容欢主角小说
85421365傅斯衍容欢的小说,作者是豆豆,85421365言情全文免费阅读,故事文笔极佳,创新新颖,值得一看:昨天,她还是拥有几千万粉丝的影后,而现在,上面的热搜,前十里有五条都是她.........

小说《85421365》在线阅读

第一章 咎由自取

南城是座不夜城,灯红酒绿,繁华无情。

漆黑的房间内,容欢坐在落地窗前,手指在手机上滑动。

昨天,她还是拥有几千万粉丝的影后,而现在,上面的热搜,前十里有五条都是她和某导演的丑闻。

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,时刻都在狂掉的粉丝,还有……

咔哒一声,门口传来响动,容欢听着再熟悉不过的脚步声,不用回头也知道来的人是谁。

“傅斯衍。”她喊。

四年了,她从不知道这个男人绝情起来可以如此残忍。

傅斯衍径直走到她面前,看着蹲在眼前的人间绝色,眼里没有丝毫动容。

他精致的眉眼隐在重重叠叠的黑暗里,淡然也漠然。

容欢抬头看他,眼底映着窗外的流光:“你真不要我了?”

傅斯衍靠在墙上,冷倦的开口:“容欢,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。”

若不是他手下的人反应快,截下了容欢发出去和他的合照,宁宁还不知道会怎样伤心。

傅斯衍想着,脸色又沉了一点。

容欢仰头,眼里是颓然的疑惑不解:“四年了,你一句她回来了,就要和我分手?傅斯衍,凭什么?”

明明一个月前,他们还在商量订婚的事宜,她甚至已经试好了婚纱。

可第二天,傅斯衍就叫人送来一张“天价”支票,告诉她一切“结束了”!

太荒唐了,容欢不能接受,她哭她闹,却再换不回男人的一丝动容。

傅斯衍笑了,哪怕只是微微勾唇,就胜过了容欢在娱乐圈看到的所有男色。

他微微俯身,带着久居上位的迫人威势:“你只是个打发时间的消遣,现在我不需要你了,懂吗?”

消遣?

容欢只觉心口一寸寸冷了下去。

她颤抖着抬手想要搭上男人的肩,傅斯衍却退后一步。

他看着面色已然惨白的女人,语气冰冷:“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。”

傅斯衍来的快走得也快,随着一声崩断神经的沉重关门声,容欢的目光中渐渐染上了一丝绝望。

半晌后,她喃喃自语:“可我不甘心呢,傅斯衍。”

第二天,容欢戴上帽子墨镜等在傅氏楼下。

傅斯衍的作息,没人比她更了解,很快,黝黑的劳斯莱斯便慢慢到来。

傅斯衍下车就看到容欢,他脸色不变,俯身对车里的人说着什么,神色是容欢从未见过的缱绻温柔。

车子缓缓开走,容欢的心也沉沉下坠。

那个女人,在车内?

容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却见傅斯衍朝她走来,脚步沉稳,气势冰冷。

“看来,容小姐是不打算好聚好散了。”

一句疏离的‘容小姐’,让容欢心口涌出的怒意和委屈交织不休。

她指着车子离开的方向冷冷道:“你将人藏得这么好,怎么,怕我伤害她?”

傅斯衍眼神一冷,转头吩咐身边的秘书:“从今天开始,她不允许出现在傅氏附近。还有,媒体过来之前不准放她走。”

容欢瞪大了眼:“傅斯衍!”

傅斯衍看她一眼:“你找死,我就成全你!”

然后他转身就走,头也没回。

很快,激动的媒体和疯狂的粉丝便赶到了傅氏楼下。

见到容欢,就如嗅到血腥味的苍蝇一般涌了上来。

人群中,那些原本是她的粉丝的人叫骂着:“容欢你这个虚伪的女人,快去死吧!”

容欢还没回应,就感觉头上一痛,然后便是一片粘腻腥臭顺着头发流下。

第二章 天生不放过自己

周围短暂的一静,随之闪关灯越发猛烈,摄影机也不断怼在她身上。

一下一下,痛极了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容欢的经纪团队终于赶来,将她护上了车。

到了家,容欢虚脱一般的躺在浴缸里。

经纪人卓瑶站在门外耐心劝说:“放手吧,但凡他心里有你,就不会放出你跟傅导的那些照片,也根本不会任由媒体在傅氏楼下闹事。容欢,清醒一点,别去找傅斯衍了,行不行?”

容欢静静地听着,没回话,只是闭上眼将自己缓缓沉入浴缸,连同那些不甘的酸涩的泪,一齐没入水里。

容欢在傅氏门口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,卓瑶愁的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可偏偏这个时候,容欢还要去参加傅斯衍给未婚妻举办的生日宴!

“你怎么就那么犟!”卓瑶恨铁不成钢的骂道,“你费了多大心思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,非要把自己玩到身败名裂吗?”

容欢摇摇头:“卓瑶,你不懂。”

她要是不犟,现在就该把傅念这个人连带那四年忘得干干净净。

这样,她就还能继续做她的大明星,在镁光灯下融进所有虚假的繁华。

她要是不犟,此刻又何必作践自己,去求一个鲜血淋漓的答案。

可她是容欢,她就是天生不放过自己。

卓瑶没法再劝,容欢刚刚的眼神,让她也有些心疼。

她最是知道容欢的身世,也知道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个幸福的家。

刚刚那一刻,她不再是星光熠熠的大明星,而是一个在地狱里看不到光明的凡人,疯狂又绝望。

南城最大的游轮,名流汇聚,各路媒体闻风而动。

容欢到的时候,傅斯衍正给那千般宠爱的未婚妻送戴上价值千万的生日礼物。

祖母绿的光芒映衬着女人娇媚的脸。

这一刻,容欢终于见到了她的脸——一张和自己有五分相似的脸。

欢呼声,快门声,所有的喧闹在这一刻似乎都和她无关了。

一切仿佛回到15岁那年,蔓延的血色,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年惨白的脸,交替出现。

她走了上去,万众瞩目。

“傅斯衍,我来给你未婚妻送礼。”容欢听见自己平静的声音。

傅斯衍上前一步,将霍宁护在身后:“我并未邀请你。”

声音淡淡,隐含威胁。

容欢却毫不在意,她将手中的盒子递给霍宁:“这是我给你的生日礼物,你不打开看看吗?我的好妹妹。”

一石激起千层浪,就连傅斯衍眼里都划过一丝惊讶,但随即脸色冷沉的开口:“东西我替她收下。”

容欢手一偏,对傅斯衍笑的千娇百媚:“她没有手吗?这种事也要你代劳?”

字字句句,全是咄咄逼人,傅斯衍从未见过她这副模样。

他眉心一拧,容欢却直接打开了盒子。

一张张,容欢和傅斯衍的曾经,亲密又旖旎的合照展现了出来。

“容欢!”傅斯衍沉声喊。

容欢笑的肆意又惋惜,她盯着霍宁,眼中带着狠:“可惜了,如果早知道是你,就不是这样含蓄的东西了。”

第三章 你能怎么办呢

霍宁垂下眼没有说话,这副模样落在傅斯衍眼里却已是受了天大的委屈。

甲板上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,傅家的保镖很快便清了场。

霍宁被傅斯衍搂在怀里轻哄,容欢却被傅斯衍的人围住。

容欢看着亲密的两人,眼眶发红。

强忍着汹涌的涩意,她一字一句:“霍宁,傅斯衍跟我,可是有着四年……”

“堵住她的嘴!”傅斯衍脸色铁青,看着霍宁温柔哄道,“宁宁,这里的事情,我来处理,好吗?”

霍宁乖巧的点点头,她垂眸轻声道:“我不怪你,这四年,终究是我缺席了。”

傅斯衍的眼神顿时就流露出一丝疼惜,看向容欢的眼神,也更加冷冽。

霍宁走后,傅斯衍看向容欢,狠厉的扯住女人纤细的手腕,直直的将她半个身子都推出了甲板!

“你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,是真的嫌命太长吗?”傅斯衍难得动了怒,横眉冷眼。

容欢笑了:“傅斯衍,你把霍宁这种人放在心尖,那我呢,陪了你四年的我,到底算什么!”

容欢的声嘶力竭散落在海风里,显得凄冷又破碎。

在她模糊的视线中,傅斯衍残忍回答:“我看上的,只是你跟她有着几分相似的脸。”

“可现在看来,说你是替代品,都是对宁宁的侮辱!”

一切的自欺欺人都在这一刻被残忍的撕碎。

容欢的心,瞬间像被重重的锤了一下,几乎窒息的疼劲涌上来,逼得她再也说不出一个字。

傅斯衍松开她,任她狼狈的瘫软在地:“把人丢回岸上。”

容欢被保镖用快艇押送回了岸上。

看着远处灯火辉煌的巨大游轮,容欢的心,像是被小虫啃噬,疼到极致,也恨到极致。

容欢就这样站在海边,冰冷的海风吹起她血红色的裙摆,从皮肤到内里,冷个彻底。

不知道站了多久,一件大衣披在了她身上,然后是卓瑶激动的抱住她,大声斥责:“你这个疯子,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?!”

容欢被她温热的手一碰,才感觉自己活在人间。

她想笑,却直直的往后仰倒,逐渐陷入黑暗……

再睁眼,视线里一片纯白。

容欢动了动身子,床边的卓瑶猛然惊醒,她惊喜道:“你都昏迷一天了,终于肯醒了!”

容欢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医院。

“我没事。”容欢刚说了一句,放在床头的手机便响了起来。

她扫过去,是个陌生号码。

卓瑶脸色瞬间大变,容欢却已经下意识按下了接听键。

却听里面传来霍宁的声音:“容欢?”

容欢瞬间眼神变冷,她没说话。

霍宁轻轻的笑声传来,她开口:“终于不是你那个经纪人接电话了。”

容欢冷冷道:“你又想做什么?”

霍宁得意的声音通过话筒打在容欢的心头。

“我就是想告诉你,浅水湾的这个房子,你装修的还真不错,刚好方便我和阿陌两个人婚后住。”

心头顿时有什么东西炸开,容欢从紧咬的牙缝中透出几个字:“你不许踏入那座房子。”

霍宁笑的更开心:“可是阿陌已经答应了我呢,你能怎么办呢?”

容欢紧紧攥着手机,说不出话。

霍宁得意的笑声响起,她带着无尽的恶意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容欢,你想要的东西,都留不住。”

第四章 践踏

容欢径直按断了接听键,霍宁的声音就此中断。

卓瑶看到容欢那双眼里,瞬间布满无声的泪水和恨到极致的通红。

“瑶瑶,那个地方是我跟傅斯衍说过的,想要跟他一起拥有的家。”容欢的脸白的像是她身上的病服。

“我费劲心思亲力亲为,现在,他竟要送给别的女人!”

容欢带着几乎崩溃的茫然:“他凭什么要这样践踏我的心?”

容欢一想到霍宁此刻得意的样子,那双透亮清澈的眼,红的几乎滴血!

“瑶瑶,我要去一趟。”

先爱上的人总是输的最惨,因为这意味着你亲自把能伤害你的刀递到了他手里。

卓瑶什么也说不出,她知道一切,所以更心疼容欢。

片刻后,她只对容欢说:“小欢,别做傻事。”

容欢没作声,拿上车钥匙就走了。

站在浅水湾房子大门前的时候,容欢脸上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。

她站在门外,看着这栋承载了自己满腔期待和心血的房子,拿出手机拨通了傅斯衍的电话。

“嘟……”声响起。

一下,一下,却没人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