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568201春雷炮章节阅读

郑书意时宴主角小说
当下热门小说《26568201》正在火热连载,该小说的男女主是郑书意时宴,更多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。26568201小说片段:郑书意站在门口,看着自己座位旁的人,抓着书包带的手微微收紧。  时宴,桐安中学的校霸加校草,也.........

小说《26568201》在线阅读

  第一章同桌,早上好

 

  3月6日。

  距离高考倒计时还有三个月。

  桐安中学6楼高三三班。

  郑书意站在门口,看着自己座位旁的人,抓着书包带的手微微收紧。

  时宴,桐安中学的校霸加校草,也是高三三班最后一排的钉子户。

  两个人除了是同班同学外,没有任何交集。

 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他会坐在自己位置旁边。

  郑书意深吸了口气,鼓起勇气走上前:“麻烦让让,我要进去。”

  时宴闻声抬头,特别自然的侧身让出刚好够过人的空隙:“早上好啊,同桌。”

  郑书意愣了下,就看到自己原本的同桌正在两排后朝自己挥着手。

  而桌子上敞开的课本上大大咧咧的写着时宴的名字。

  郑书意收回视线,走到位置上坐下:“好。”

  时宴转回来,继续看着她说:“老师说你学习成绩好,让你有空的时候多帮帮我。”

  郑书意往外拿书本的动作一顿,很快又恢复了正常:“好。”

  接连两个简短的“好”字,让时宴有些不高兴:“你不愿意和我坐?”

  他声音有些凉,郑书意不可遏制的想到他的那些事迹,有些怕:“没有。”

  时宴眼中笑意加深:“那以后就请多多关照了,亲爱的郑书意同学。”

  说这句话时,他特意加重了语气。

  看着郑书意有些红的耳尖,时宴早起的起床气也散了不少。

  之后的半个月,同桌的两个人相处的很融洽。

  不少和时宴玩的好的同学也会经常拿两人关系打趣。

  新的周一,天晴朗无云。

  百无聊赖的熬过早自习,时宴抻了个懒腰。

  这时,肩膀被人拍了下。

  他回头就看到之前一起玩的朱良比划了个打火机的动作:“宴哥,走啊。”

  时宴将他手扒拉下去:“不去。”

  朱良挑了挑眉:“宴哥这是要弃恶从良?”

  说着,他目光落到坐在里面的郑书意身上:“小嫂子,把宴哥借我们一会儿呗!”

  “再乱叫动手了。”

  时宴笑骂了句,目光却也落在了郑书意身上。

  而郑书意只是低头默写着课文,根本没有意识到朱良口中的“小嫂子”是在说她。

  直到时宴的声音响起:“郑书意。”

  郑书意笔尖一顿,茫然抬起头,看到不熟悉的朱良,她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。

  时宴看的清楚,站起身挡住了朱良的身影。

  见她表情放松了许多,他才开口:“我出去一趟,有什么想吃的?”

  郑书意愣了下:“什么?”

  看着她这副呆呆的模样,时宴有些想笑:“没事,你接着写吧。”

  说完,就搂着朱良的脖子压着人往外走去。

  期间,朱良的哀嚎不断传来:“宴哥,你这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兄弟!”

  郑书意看着渐渐消失的两人,想起朱良口中的“媳妇儿”两字,微微皱了皱眉。

  将异样的情绪压下,她刚要继续写作业,就见原来的同桌走过来:“书意,你和时宴……”

  她边说着,一脸揶揄:“为了和你做同桌,他那么不爱学习的人都搬到前面来了!”

  郑书意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,慌张不已:“别乱说,我和他只是同桌。”

  她话音刚落,就听到同学喊:“郑书意,有人找。”

  班级门口。

  郑书意看着眼前陌生的女生:“你找我?”

  那女生上下打量着她,眼中满是轻蔑:“你就是郑书意?”

  第二章你是不是有病?

  郑书意点了点头,刚要问她是什么事。

  可还未开口,女生的手就扬了起来。

  郑书意吓得闭紧了眼,可好一会儿,痛也没袭来。

  她睁眼,就看到见时宴挡自己在身前,抓住了那女生的手。

  他声音微凉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  女生咬了咬唇,有些委屈:“时宴,你怎么能护着她?”

  时宴面无表情:“她是我同桌,你是什么?”

  “我……”是你女朋友。

  可迎着时宴冷漠的目光,后面几个字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
  最后她气极跺了跺脚:“我讨厌你!”

  然后转身跑走。

  时宴转身看向身后的郑书意,眼中有些歉意:“你还好吧?”

  郑书意摇了摇头:“没事。”

  然后没再多言,转身回了班级。

  时宴站在门口,看着她背影,心里有些烦躁。

  接下来的一整天,除了老师提问,郑书意再没多说过一句话。

  时宴也一直坐在位置上,没有离开过。

  直到放学。

  朱良跟在时宴身边,看着前面十几步远的郑书意:“宴哥,你不是真喜欢她吧?”

  时宴扫了他一眼,有些烦躁:“不是。”

  早上郑书意因为他差点挨打,现在送她回家只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。

  时间点点过去,朱良几人都因为太远半路回了家。

  时宴站在拐弯处,看着慢慢走远的郑书意,后知后觉反应,自己干嘛要这样一直跟着她?

  心里烦躁更甚,他转身朝着来时的路,快步离开。

  而在这之后,自然也没有人知道郑书意慢慢走进了一个破烂的院子。

  院子门口堆叠这乱七八糟的纸壳,装着塑料瓶的袋子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。

  因为天气炎热,周遭弥漫着股难闻的气味。

  郑书意习以为常的走进屋里,换上不知洗了多少次甚至有些发白的迷彩服,帮爷爷整理捡回来的纸壳和塑料瓶子。

  郑爷爷推着人回屋:“爷爷自己来,你快去读书。”

  郑书意扶着老人在一旁坐下:“我作业在学校就写完了,一会儿我和您一起去把这些卖掉。”

  郑爷爷看着她脸上的笑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:“是爷爷对不起你。”

  闻言,郑书意盈上抹笑:“爷爷你说什么呢,不是您养我,我也不能长这么大!”

  她永远记得,小学六年级那年的冬天,父母带她出去玩,半路却出了车祸。

  为了保护她,父母双双身亡。

  当时身边的亲戚都说她是灾星,祸害,就连外公外婆那边都拒绝收养。

  是爷爷没有嫌弃她,将她带在身边,仅靠着卖废品这点微薄的收入将她养育到现在!

  夏夜来的晚,过的却匆匆。

  第二天,郑书意如往常般到了班级,就看到已经坐在位置上的时宴。

  她记得以前他都来得很晚,甚至逃学都是常有的事。

  怎么搬到这里之后,比自己来的都要早?

  郑书意想着,习惯性的走进了座位。

  时宴将桌上的袋子递到她面前:“给你带的早餐,快吃,我帮你看着老师。”

  郑书意往外掏课本的手抖了抖,默默将早餐放了回去:“谢谢,我吃过了。”

  她知道吃过了这一次,那以后早上可能就挨不住饿了。

  早餐是包子,经过一早上已经有些冷了,和塑料袋粘在一起,有些丑。

  时宴原本好好的心情有些糟:“爱吃不吃,不吃拉倒。”

  说完,就直接将包子扔进了垃圾桶。

  郑书意连忙捡了起来。

  时宴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,伸手阻拦:“都已经脏了,你还捡它干嘛?”

  “不能浪费粮食。我留着中午吃。”

  郑书意拿纸擦干净塑料袋上的脏污,将包子放进了桌肚。

  时宴看着她一系列动作:“送你你不要,非要在垃圾桶里捡,郑书意你是不是有病?”

  第三章胆子这么小

  郑书意身子一颤,揪着袖口的手不断捏紧,低着头没有说话。

  时宴从来没见过像郑书意这么难搞的人,越想心里越烦躁,只觉得教室里嗡嗡的读书声也吵的厉害。

  时宴倏然起身,凳子剐蹭着瓷砖发出刺耳的声响,他不觉,大步往外走。

  郑书意看着他背影,呆了一阵儿也知道恐怕是自己惹他生气了。

  这时,后背传来一阵刺痛。

  郑书意回头就看见朱良手里捏着根笔,一下一下戳着她:“有事吗?”

  朱良朝时宴离开的方向扬了扬下颚:“宴哥怎么了?”

  听到时宴的名字,郑书意思绪慢了半拍,摇了摇头:“没什么。”

  朱良闻言皱了皱眉,似乎有些不高兴她的隐瞒:“不说算了。”

  就不再理郑书意。

  而郑书意转回身之际,余光看到朱良将那支刚刚碰过自己的笔,毫不犹豫的扫进了垃圾桶,像面对什么脏晦一样。

  郑书意早就知道班里人对自己的嫌恶,但没想到原来已经到了这个地步。

  她眼中的光黯了黯,僵硬的往外拿书温习,手却碰到桌肚里的早餐。

  那一瞬间,郑书意竟好像感知到包子残留的温度,顺着指尖一点点淌进心里。

  她想,时宴其实是个很好的人。

  而时宴这一走,直到第二节课间操才回来。

  不想刚坐到位置上,就听到旁边人轻若蚊啼的声音:“时宴。”

  时宴转头看去,就瞧见郑书意将一沓写满了字的纸放在自己桌上。

  他挑了挑眉:“什么?情书?”

  郑书意耳尖一红:“不是,是笔记。”

  时宴愣了下,仔细看了看上面娟秀的字,却怎么也看不懂上面的内容。

  郑书意见他一直不说话,有些局促:“这是前两节课老师讲的重点,以后要是有不会的,也可以来问我。”

  说这些话时,郑书意两只手紧紧绞在一起。

  许久,时宴笑了声:“你知道上一个送我笔记的人是什么下场吗?”

  郑书意一愣,摇了摇头。

  熟料,时宴却突然凑上前。

  两人间的距离呼吸可闻,郑书意吓得整个人往后一缩,后脑勺磕在了窗框上。

  咚的一声,响亮至极,她疼的有些发懵。

  时宴也没想到会这样,没了逗弄的意思:“怎么胆子这么小?笔记我收下了,作为以后每天我给你带早餐的报答,你每天都抄一份笔记给我。”

  郑书意想说他这样做学习是不会进步的。

  可不知为何,看着他脸上肆意的笑,话却说不出,只能捂着脑袋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  时宴很满意:“那从明天开始你要督促我学习,我要是出去玩,你就拉着我不准我去。”

  闻言,郑书意有些迟疑,但在他不悦的催促目光下,还是开口:“好。”

  时宴这才收回视线,看向手中的笔记,连着打了两节课篮球都没消下去的火气,也慢慢平息了下来。

  但看了没多久,他就有些头疼,干脆转头看向窗外洗洗眼睛。

  可看着看着,目光就不自觉落到了默写课文的郑书意身上。

  很久,时宴又凑上了前,低声问:“不过同桌,相比起笔记,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
  第四章情书

  这句话,郑书意像是没听到般,直接忽略。

  之后一周,她按着时宴的要求监管他学习,整整四十节课,时宴愣是一节没逃。

  周五下午课间。

  郑书意刚默完一篇英语作文,就听一同学说:“宴哥家也太牛了,又给学校捐了座房!”

  这时,朱良从后面冒出头来:“这算什么,宴哥身上随随便便一套衣服就贼贵了,更别提家里那些豪车!”

  这一刻她才知道,原来时宴不只是校霸校草,家里更不得了。

  之后,时宴走了进来。

  他看着身旁努力学习的郑书意:“马上高考了,你想去哪个学校?”

  郑书意没有一点犹豫:“京都医科大,那里学费低,毕业就能有很好很稳定的工作。”

  时宴闻言只觉无聊:“你满脑子除了钱还有什么?小小年纪这么市侩。”

  无论在什么时候,市侩这两个字听起来都很伤人。

  郑书意紧了紧手,沉默很久却是说:“还有五分钟上课,你还能把阿房宫赋再读几遍。”

  时宴有些不乐意,但还是按着她说的打开了语文课本。

  后座的朱良将两人间的互动都看在眼里,无声的啐了一口。

  都被人管得服服帖帖的,还敢说不喜欢。

  ……

  休息日过的很快,转眼就是新的周一。

  早自习的教室内除却朗朗读书声外,再没有其他声响。

  时宴百无聊赖的转着笔,有点怀念坐在最后一排时的悠哉生活。

  那时候,哪有人会一直抓着他学习!

  想着想着,他目光不自觉落到专心致志背古诗词的郑书意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