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医嫡女:太子,慢走不送免费全文阅读

冷凝月玄寒熙主角小说
火爆言情小说《神医嫡女:太子,慢走不送》免费在线阅读这里看!分享神医嫡女:太子,慢走不送冷凝月玄寒熙小说全文阅读。神医嫡女:太子,慢走不送小说讲述了简介:嘭!“丑女人,滚下我的床!”穿越第一天,冷凝月被人踹下了床,从善如流地表示:“好嘞!我这就滚!”可是不对啊,这明明是她的房间……一朝穿越,神医冷凝月变成了丑陋、废柴和魔鬼的结合体,人人视她如洪水猛兽,避之不及,心爱的太子爷更是视她于无物。嫌她脸上疤痕丑陋?素手一挥,药到疤除,还她天人容貌。骂她废柴?不好意思,姐是顶级灵根,只怪你们有眼无珠!看我妙手回春,......

小说《神医嫡女:太子,慢走不送》在线阅读

简介:嘭!“丑女人,滚下我的床!”穿越第一天,冷凝月被人踹下了床,从善如流地表示:“好嘞!我这就滚!”可是不对啊,这明明是她的房间……一朝穿越,神医冷凝月变成了丑陋、废柴和魔鬼的结合体,人人视她如洪水猛兽,避之不及,心爱的太子爷更是视她于无物。嫌她脸上疤痕丑陋?素手一挥,药到疤除,还她天人容貌。骂她废柴?不好意思,姐是顶级灵根,只怪你们有眼无珠!看我妙手回春,激活逆天经脉!

这两个人在自己的面前讨论要杀了自己,而且语气轻描淡写,如同要杀的不是凤族未来的族长,而只是一只鸡一样,凤胤威顿时气疯了:“你们敢!我是堂堂的未来凤族族长,是龙族长的心腹!你们若是真敢对我动手,龙族长是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

 

冷凝月翻了个白眼:“白痴,我们若忌惮你的身份的话,还会来凤岭界搞事情?”

 

凤胤威无言以对。

 

突然,他咬了咬牙:“就算是死,也要让我知道原因吧?当年的背叛,都是我大哥一手策划的,我只是执行者!你们如果想要光复前族长的力量,总归需要助手!为何,你宁愿用红鸾族那个垃圾,也不愿意用我?”

 

被这人当众辱骂自己一族的人是辣鸡,凤无双也怒了:“像你这种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家伙,才是真正的辣鸡!你既然能够毫不手软地杀了你的亲哥哥,那么,将来也定然能够毫不手软地背叛冷公子和龙少主。他们不选你,有什么值得奇怪的?”

 

凤胤威冷冷看她一眼,眼角眉梢都充斥着对这个女娃子的不屑:“闭嘴!本族长何时与你说话了?”

 

凤无双:“……”

 

这个家伙的脑子是有坑吗?

 

都到了这种时候了,居然还摆谱?

 

他以为,他还有摆谱的资格吗?

 

冷凝月淡淡道:“无双说的对,你今日能够毫不手软地杀死你的大哥,那么明日就能够毫不手软地反过来捅我和小白一刀,我宁愿启用红鸾一族,也不愿意启用你这个白眼狼。”

 

“不过,这只是最微不足道的原因,如果不是非得杀了你不可,你的确是现阶段最好的工具,用你来统治凤族,比用红鸾一族要简单省事的多。”

 

众人捕捉到了重点。

 

也就是说,这个好看的年轻人和凤胤威有仇。

 

她今日不但是来收复凤族的,同时也是来报仇的。

 

所有人都露出了好奇的表情,不明白凤胤威这个习惯了老好人人设的家伙,什么时候得罪冷凝月了?

 

邪无弦淡淡睨着那一张神采飞扬的小脸,忽然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间跳起了舞。

 

脑海中,也有着什么在蠢蠢欲动,仿佛想要破土而出。

 

他突然就有一种,事情随时都会失控的感觉。

 

明明,他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,奇怪的是,他又很想知道那拼命挣扎着,想要破土而出的东西,究竟是什么?

 

很快,冷凝月就回答了他。

 

虽然,她并未和他说话,从始至终的交流对象,就只有凤胤威一个人。

 

但他就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 

她接下来的所有解释,都是在对他说的。

 

“还记得你十万年派下界的那个儿子,凤天佑吗?”冷凝月娓娓道来:“当年龙王妃好不容易撕裂了空间,去到了下界。为了创造一个安稳的容身之地,她便以毕生之力开辟出了一个缩小了亿万倍的神界。”

 

“凤天佑一直尾随着她,在她好不容易开辟出了神界,身体极其虚弱之时,他趁虚而入,发动了攻击,直接将龙王妃打到重伤。”

 

“幸亏龙王妃机警,虽然凤天佑知道她创造出了一个小世界,但是十万年来,他一直没能找到那个小世界的具体地点。无奈之下,他就将龙王妃待到了一个人界面位,并在那个面位里开辟出了另外一个小世界。”

 

“为了找到被龙王妃藏起来的龙少主,也为了利用这母子二人来实现他阴暗的野心,他在这个小世界里成亲生子,繁衍族人,并……在所有族人的元神里都植入了他的灵魂碎片。他把所有族人都当成了是吸收信仰之力和实力的工具,什么时候需要了,就肆意杀戮……”

 

听着缓慢的不含感情的诉说,所有人却都深切地体会到了凤天佑的卑鄙无耻和狠辣无情。

 

将自己的子孙后代当成容器?

 

这是什么丧心病狂的东西啊?

 

尉迟玉荣更是忍不住骂出了声:“卧槽!凤族果然光出變态!”

 

冷凝月没有回应。

 

她深吸了一口气,这一次的声音微微变得低沉了起来,夹杂着悲痛的声音里,毫不掩饰杀气:“巧的是,我这辈子最爱的人,就是出自于那个小世界。”

 

最爱的人……

 

听到这几个字,众人的神色都是一动。

 

她不再往下陈述,但看着她眸底的痛楚神色,众人却能轻易猜出,她爱人的结局必定不好。

 

他们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她宁愿拼着会浪费更多时间和精力的辛劳,甚至冒着有可能无法重新将凤族重新凝聚起来的风险,也要杀死凤胤威。

 

这种變态的族群,这种丧心病狂的人,如此刻骨的仇恨,但凡是稍稍正常一些的人,就都没有办法释怀!

 

“魔尊大人,您要动手吗?”

 

故事讲完了,冷凝月自认为自己仁至义尽。

 

至少,她让凤胤威死了个明白。

 

突然被点名,邪无弦却不急着动手,反而纠结起了一个所有人都已经猜到了答案的问题:“你最爱的那个人,如何了?”

 

冷凝月抿抿唇:“死了。”

 

这两个字,她说的无比轻松。

 

可,神色越是轻松,众人反而越是感觉到了其中的沉痛。

 

一个宁愿拼着计划失败,甚至有可能会因此而丧命也要报仇的人,怎么可能真的无情到将爱人的死轻松淡忘了呢?

 

所以,她表现的越是轻松,就越是说明她深情和长情。

 

“凤天佑丧心病狂,从族人刚刚降生开始,就在他们的身体里植入了他的灵魂碎片。近万年的时间,他的灵魂碎片对族人身体的掌控,比族人自己还要熟悉和霸道。最后关头,那个傻子不愿意连累我,就放了一把火,从身体内部把自己烧死了。”

 

“幸好,他还残留了一丝残魂在这天地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