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546545豆豆小说-主角夏颜徐砚清

夏颜徐砚清主角小说
言情小说《54546545》,是以“夏颜徐砚清”之间的故事而展开的小说,是作者豆豆的原创作品,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看着身旁的男人,夏颜的手悄然收紧:“小叔,好久不见。”  徐砚清声音凉薄:“五年,.........

小说《54546545》在线阅读

  第一章 好久不见

  夏颜如果知道,有一天上错车的结果是再见到这个男人。

  那她一定不会打开这个车门!

  看着身旁的男人,夏颜的手悄然收紧:“小叔,好久不见。”

  徐砚清声音凉薄:“五年,不算久。”

  夏颜一噎,竟不知该怎么回。

  五年过去,时光却好像没在徐砚清身上留下半分痕迹。

  他依旧俊朗,依旧从容,依旧……让人心生爱慕!

  夏颜嗓子有些发涩,她转头望着车窗外的车流,脑海中一片空白。

  只有徐砚清那一双冷漠的眼,与五年前一分不差!

  沉默在车厢内蔓延。

  徐砚清看着她略有些单薄的身影,不知在想着些什么。

  车辆驶停。

  夏颜下车,望着驶远的迈巴赫,目光却定在逐渐模糊的车牌号上。

  黎A·1130X。

  这组数字是她的生日。

  夏颜很想借此告诉自己,徐砚清也许也是念着她的。

  但很讽刺,她清楚的知道,还有一个人的生日,也是这组数字!

  回到家。

  夏颜靠着床坐在地上,目光落在床头柜上倒扣的相框上很久,才伸手拿起。

  这相框在她床头倒扣了五年。

  照片上的人是更年轻些的夏颜和徐砚清!

  手指摩挲着这张崭新的像是刚洗出来的照片,眼里闪过抹痛苦。

  这是她和徐砚清唯一一张合照。

  徐砚清,徐家排行第五,大院里的晚辈见了都称他一声小叔。

  夏颜被带回大院后,便也跟着喊小叔。

  本来两人关系也仅限于此,可她十二岁那年被其他孩子欺负,是徐砚清救了她。

  从此以后,她成了他的小跟班,这一跟,就是十三年!

  可以说,她关于青春所有的记忆都是徐砚清。

  想到这儿,夏颜拿起手机,登录了一个微博小号。

  上面最近更新的微博停留在了五年前,也就是徐砚清离开的那一天。

  “他走了。”

  只有三个字,夏颜却看着心脏一阵阵的发疼。

  她永远记得那时候的自己是怎样心如死灰。

  想起今天和徐砚清的相遇,夏颜在键盘上轻轻输入。

  “他和五年前没什么区别,手上没有婚戒,彼此交流平静,原因……或许是因为我有男朋友了吧。”

  点击发送后,夏颜从见到徐砚清就一直躁动不安的心好像慢慢平静下来了。

  躺在床上。

  她望着头顶的天花板,渐渐失神。

  她没料到,分开了这么久的人还能再见。

  不知是何时睡过去的,夏颜梦回到了和徐砚清最后一次见面。

  “徐砚清,我……我喜欢你!”

  那时候的她低垂着头,脸红到耳朵,捏着情书的手微抖,却还是执拗的伸着。

  而徐砚清呢?

  他当着她的面,将那封情书用打火机点燃,直至焚烧殆尽。

  “小孩,你懂什么是爱吗?”

  徐砚清冷漠的眼,直直的戳进夏颜的眼,和今天车上的人遥相呼应。

  夏颜猛然惊醒,眼睫一片湿润。

  她伸手去摸,才发现不知何时,自己早已泪流满面!

  窗外夜色漆黑。

  夏颜缓了缓情绪,电话铃声突然响起。

  她接起,就听见电话那头闺蜜急促的声音:“夏颜,你快来月星酒吧,你男朋友要分手!”

  第二章 你以什么身份?

  月星酒吧不是普通人能来得起的地方。

  但对于夏颜男朋友徐言来说并不算什么。

  看着当年对自己死缠烂打,如今却搂着一个妖艳女人的徐言,夏颜平静走上前:“酒好喝吗?”

  徐言看到她立刻松开了手,想辩解却支支吾吾的连话都说不出。

  他身旁的女人却贴了过来:“徐少,她是谁啊?”

  徐言甩开她刚要开口,夏颜却先一步回答:“前女友。”

  然后抄起桌前的酒,尽数泼在了徐言脸上:“即刻生效。”

  酒进眼里一阵刺痛,徐言倏然起身:“你疯了吗?”

  这动静引得众人回望,也惹来二楼的注意。

  站在栏杆前,蒋司钦挑了挑眉:“徐砚清,你这地方什么时候可以随意闹事了?”

  徐砚清视线移向下方,看到夏颜,他目光一顿。

  随即也看到了她对面的徐言。

  这时,蒋司钦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那不是你侄子吗,不管管?”

  徐砚清没说话。

  楼下徐言的声音再度传来:“你算什么女朋友,在一起一年连手都不给牵!”

  听到这话,蒋司钦不禁笑了出来。

  而徐砚清则是将手中酒杯放在桌上,召来旁边侍候的人:“下去处理。”

  “是,五爷。”那人应声退了出去。

  楼下。

  被请出酒吧的夏颜刚出门口,就看到了徐砚清!

  男人的面孔在璀璨的灯光下有些看不清。

  夏颜下意识的想躲,转身要走。

  徐砚清声音冷凉:“见到我,连个招呼都不打?”

  夏颜脚步一顿,不禁在想她和徐砚清究竟是什么孽缘?

  白天遇见就算了,晚上发生和徐言分手这种糗事之后竟然又遇见!

  她心里憋着一口气,却也只能转回身:“小叔晚上好。”

  徐砚清点了点头:“过来,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他话里没有半分询问的意思,只是在通知,一如五年前他要走的时候一样。

  夏颜想,既然徐砚清都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,那她为什么不能?

  “好啊,谢谢小叔!”

  她跟上徐砚清的脚步,往停车场走去。

  一路上,车厢安静无声。

  夏颜心里的这股气从上了车之后就开始渐渐瓦解,最后在沉默中消亡。

  徐砚清将她的神色变换都看在眼里,先开了口:“你的眼光不怎么样。”

  夏颜身子一僵,目光落在车窗上映出的他侧颜:“从知道他姓什么,我就知道这种人信不得。”

  徐言姓徐,徐砚清的徐!

  徐砚清自然听得出她的一语双关,嘴角微微勾起。

  车厢再度恢复寂静。

  到了地方,夏颜刚要下车,眼前却伸过来一只手。

  手掌宽厚,手指修长,骨节分明。

  紧接着,徐砚清的声音响起:“手机拿来。”

  夏颜像是被蛊惑般,竟然听话的将手机放了上去。

  徐砚清自顾加上微信,又将手机还给她:“我决定在国内定居,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他的语气太过理所应当。

  夏颜握着手机的手不断收紧:“你以什么身份?”

  徐砚清眼里没有半分波澜:“你说呢?”

  这一刻夏颜再无话可说,摔门离去。

  徐砚清坐在车里,看着她没入楼门口的身影,很久,才掉转车头离去。

  而此时,刚到家的夏颜,却收到了徐砚清发来的一条视频。

  里面是刚才在月星酒吧她和徐言之间发生的一切。

  后面跟着来了一条消息:“视频已删除。”

  徐砚清这是在威胁自己吗?

  气急之下,她直接将手机砸了出去!

  当年院里的混世魔王徐砚清,根本一点儿没变!

  当夜。

  夏颜又一次从梦中哭醒。

  她整个人紧紧缩在被子里,眼眶通红。

  她梦见了自己十八岁的成人礼,也是徐砚清走的那一年。

  他带着一个女人缓缓走到她面前,低声宣布:“林知妍,我女朋友。”

  第三章 巧合

  听人说,和分别很久的人见面三次以上,要么是命定的缘分,要么就是命定的仇人。

  夏颜无比确定,她和徐砚清就是孽缘!

  “夏颜啊,这次你要见的大佬背景很深啊,你好好谈啊!”

  夏颜想起一大早经理说的那些话,再看着面前坐着的男人,此刻就如鲠在喉。

  “徐总,这是我们公司给出的诚意,您看一下,我们是真的很有诚意和贵司合作。”

  夏颜将自己拟好的合同放在桌上。

  徐砚清却只低头处理着工作。

 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。

  助理走进来将一份馄饨放在她面前:“您的早餐。”

  夏颜怔愣了瞬,慢慢转头看向徐砚清。

  夏家人都以为她喜欢吃饺子,但只有她知道自己喜欢的一直是馄饨!

  她没想到徐砚清竟然还记得!

  夏颜眸色复杂,刚想说些什么。

  办公室的门再度被打开。

  一女人旁若无人的直接走到徐砚清身边:“砚清,我妈叫我们回去吃饭。”

  夏颜看着她的脸,陡然想起她就是当年被徐砚清带来自己成人礼的林知妍!

  原来他们还在一起。

  夏颜觉得心头像被块大石压着,压得她喘不过气:“合同的事您考虑考虑,我之后再来。”

  随后起身快步离开。

  徐砚清看着她的背影,目光渐渐落到还冒着热气的馄饨上……

  出租车上。

  夏颜靠在后座,有些脱力。

  她怎么就忘了,徐砚清早就有女朋友了!

  而这么多年,也许自己在他心里,真的只是跟他侄女差不多大的一个小丫头吧!

  回到公司,夏颜将徐砚清不签合同的事和经理说了。

  经理叹了口气:“不签就不签吧,公司没了不打紧,只是苦了那些刚结婚,刚生完孩子的同事。你下去吧。”

  夏颜回到工位,看着周围正闲聊着,谈及家里孩子妻子一脸笑意的同事,握着手机的手不断收紧。

  最后,她还是给徐砚清发了条微信:“徐总,希望您再给我们公司一次机会,好好考虑一下合同。”

  等待将时间无限拉长。

  久到外面天都黑了下来,徐砚清才发来一个地址:“桐湾会所停车场,代驾。”

  夏颜想要拒绝。

  可徐砚清就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,又发来一条:“合同在车里。”

  他想她做的事,她从来没有拒绝的可能。

  夏颜心里自嘲,回了句:“马上到。”

  桐湾会所停车场。

  夏颜到时,徐砚清正倚着车站着。

  风衣裹在他身上,勾勒出修长的身躯。

  若非看到他微拧的眉心和不太清明的眼,夏颜还真看不出他的醉意。

  而徐砚清看到她,一句话没说直接上了车。

  启动车子,夏颜回头看向坐在后排的徐砚清:“地址。”

  徐砚清捏了捏眉心:“导航里有。”

  夏颜低头去找,却看到那上面还有一个地址,是她家,而上面的备注是“1130”。

  和他的车牌号一样!

  夏颜许久都没有动作,徐砚清睁眼看来:“巧合,不要多想。”

  夏颜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收紧,随即踩下油门,疾驰而去。

  一路上,两人无话,直到抵达徐砚清的家。

  夏颜看着眼神清明了些的徐砚清:“合同呢?”

  徐砚清声音微哑:“有点累,你先扶我进去。”

  夏颜想拒绝,可想到合同,再看到他好像确实不太舒服的脸色,还是伸手将人扶进了门。

  可刚到客厅,夏颜就愣在了原地。

  眼前的一切,和她想象的婚房,一模一样!

  第四章 说到做到

  夏颜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徐砚清家的。

  看到那些时,她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字——逃!

 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。

  冰冷的水打在身上,冻得夏颜不断发颤,却盖不住从见到徐砚清家时就泛起的慌。

  她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。

  她还记得自己曾经追在他身后说那些以后时,他的疏离与冷漠。

  也还记得每次她说喜欢他时,他冷漠的回答:“我是你小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