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晚烟小说主角(楚栀无念)

楚栀无念主角小说
小说主人公是楚栀无念的小说叫做《35954945》,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米晚烟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,小说文笔极佳,良心作品。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:背后曾受的杖刑已然结痂,只是混着衣衫,每一动都牵扯起撕裂的痛。  楚栀跪在地上,仰目.........

小说《35954945》在线阅读

  第一章 圈套

  李国昭年,正值冬,大雪漫漫。

  禅院内一片死寂。

  这是楚栀被禁足在此的第十五日。

  背后曾受的杖刑已然结痂,只是混着衣衫,每一动都牵扯起撕裂的痛。

  楚栀跪在地上,仰目望着满堂佛像,脑海中却只有那人。

  这时,门被推开,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响。

  楚栀转过头,就瞧见一人踏着月光走进来。

  无念和尚,元国皇族供奉的新任禅师!

  “和尚……”楚栀轻声唤着,眉目间是掩不住的情愫。

  可无念只是问:“九公主,你可有悔过?”

  楚栀一怔,手脚有些无力,连带着心口发闷。

  “真的……不是我。”她喃声辩解着,声音微小。

  半月前,无念的师父同济禅师死在这禅院内,而那日除却楚栀外,再无他人。

  她辩无可辩,被李帝勒令禁足于此悔过,也为同济禅师诵往生咒。

  而今过了半月,这是无念第一次来见她,却是为了质问。

  见她不认,无念没有多言,转身欲走。

  楚栀望着他背影,喃声问:“和尚,你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个吗?”

  无念脚步未停:“你既无悔过,贫僧无话可说。”

  楚栀哑然,慢慢垂下了头。

  可没过多久,禅院门再次被推开。

  楚栀以为是无念去而复返,转身就看到楚素素走进来。

  她是当朝皇帝李帝的外甥女,被封郡主,很是受宠。

  和自己比起来,她更像是公主。

  而楚素素看到其中的楚栀,娇艳的脸上挂上抹笑:“舅舅说了,今天起你便无需禁足。”

  楚栀不信,楚素素从小到大不知设计了自己多少次。

  这次又怎么会好心来告诉她这件事!

  而楚素素见她不动,眼底闪过抹什么。

  然后从袖中拿出一道明黄绢布:“我不会骗你。”

  楚栀接过,看着上面李帝的御印,这才起身。

  “多谢郡主告知。”楚栀行着全礼,转身往外走。

  “等一下!”楚素素的声音在背后响起。

  楚栀脚步顿了下,却并不意外:“郡主还有何事?”

  “我不想走路,你去绮华宫找翠依叫她安排轿撵来接我。”

  楚素素吩咐着,在她眼里,楚栀就是个任她差遣的宫女。

  而事实上,楚栀也知道自己不能反抗:“是。”

  然后往外走。

  只是她没看到,背后楚素素诡异的神情。

  楚栀一路走进绮华宫,却没看到翠依。

  刚要走,却闻到一阵异香,紧接着,身体一阵无力。

  她撑着桌子站稳,意识到又被楚素素设计,刚想往外走。

  突然,门口传来一阵砰响。

  紧接着,楚栀就见一人朝自己扑了过来!

  躲闪不及,她头重重的磕在地上,眼前一阵晕眩。

  “住手!放开!”楚栀挣扎着想要逃脱,可却做不到。

  楚栀眼露绝望。

  可就在这时,一道脚步声袭来,楚栀抬头去看,就见无念的面容出现在窗口。

  “和尚……救我!”楚栀用尽全身力气,才从嗓子里逼出这句话。

  而无念也看了过来。

  四目相对,楚栀刚刚要松口气。

  可一瞬,却见无念视若无睹的移开视线,然后转身走远——

  第二章 赐婚

  这一瞬间,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了般。

  楚栀定定的看着那再次空无的窗扇,眼中的光慢慢黯淡。

  就在这时,紧闭的门扇被人一把推开。

  紧接着,一道惊叫声响起:“光天化日,楚栀你怎么能做出此等恶心之事?!”

  这声音,是楚素素。

  男子被拉开,楚栀靠着墙坐着。

  她目光掠过楚素素身后一众流露着鄙夷、轻蔑目光的宫女,定在最后面的无念身上。

  “和尚……”

  楚栀喃声唤着,刚想说些什么,视线却再次被挡住。

  楚素素居高临下睥睨着她:“你在我宫里做出这等事,我定要禀告舅舅要个说法!”

  说完,她摆了摆手,两个宫女上前将楚栀扯了起来,往外推搡着。

  路过无念时,楚栀停住了脚:“和尚,为什么?”

  无念却没有回,甚至连看她一眼都不曾。

  楚栀喉间泛苦,慢慢收回视线,往御殿走去。

  流言总是传的很快。

  片刻间,九公主楚栀与人私通的流言传遍了后宫前朝。

  御殿内。

  楚栀跪在地上,耳边李帝的怒骂不断,可她只看得到眼前那一方寸之地。

  “自今日起楚栀禁足禅院,非诏不得踏出一步!”

  李帝的喝声给这件事定下了终局。

  楚栀浑噩的踏出御殿,接近黄昏的太阳微暖也凉薄。

  她下意识停住看着,小腿却被人踹了一脚。

  紧接着,一道尖利的叱骂响起:“还不走磨蹭什么呢?真当自己是公主,你这样的也配?都比不过楚郡主脚踩过的石头金贵!”

  小太监说着,越过她往前走。

  楚栀看着他佝偻的背影,默默垂下了眼睫。

  她这样连太监都看不起,随意欺辱的,怎么会是公主?

  不过是一个顶着公主名头苟活罢了。

  楚栀想着,刚要跟上他脚步,视线却是一凝。

  几步外,无念一身金色袈裟站在那儿,夕阳打在他身上,好不耀目。

  像是被蛊惑般,楚栀下意识走过去两步,伸出手想要去碰,却只摸了个空。

  无念后退一步,道了声佛号:“九公主金安。”

  他清泠的声音像冰,冻得人清醒。

  楚栀收回手:“你今日作为,是为了你师父?”

  他还是认为是她杀了同济禅师,所以今日才对她的求救视而不见,所以才同楚素素一起来看她的狼狈吗?

  无念却依旧面无表情:“公主的话,贫僧不懂。”

  楚栀心里委屈也难过,终是没忍住将那话说了出来:“你可知我的心意?”

  她字字艰涩,到最后声音小的几不可闻。

  可无念只是说:“九公主慎言。”然后越过她走进了御殿。

  楚栀望着他背影,久久才敛下眸光,走去了禅院。

  跪了整整一夜。

  楚栀脑子一片浑噩,恍惚间好像听到门响。

  紧接着,背上传来一阵大力,她受不住的往前一载,头磕在桌腿,一阵火辣的疼。

  楚栀转头看来,就瞧见一小太监正慢慢收回脚。

  她抿了抿唇,刚要站起身。

  却见他拿出一卷明黄绢布,自顾读了起来。

  “李帝有旨,九女楚栀赐京兆尹之次子薛其为妻,半月后成婚,钦此。”

  第三章 何为良人

  简简单单三两句话,定了她的后半生。

  楚栀只觉得头上的伤口痛到麻木:“为什么?”

  整个京城谁不知道薛其是个绣花枕头,平生只会两件事:惹事和生非。

  小太监讥嘲一笑,说出来的话如冰凌捅进心里,刺骨的凉!

  “这婚事,是无念禅师特地为您求的!”

  楚栀怔在原地,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她想过是楚素素,是李皇,可独独没想过是无念。

  那个她放在心里,供在神坛的男人!

  “这不可能。”楚栀哑声说着。

  而后在小太监惊诧的目光中,一把夺过圣旨往禅院外冲去,甚至忘了她还在禁足。

  一路上,寒风簌簌从耳边刮过。

  那股冷意直直冲进了心里,冻得人发颤。

  楚栀不信无念会如此做!

  她昨日刚同他说了真心话,他怎么可能会如此对自己?

  而此时,经阁之中。

  无念正在给僧人们讲经。

  看到楚栀一身风雪的冲进来,在场的僧人都下意识的看向无念。

  无念却只是扫了眼她,便继续诵着经文。

  楚栀被他冷漠的一眼看的浑身一抖,原本一路鼓足的勇气一刹那褪尽。

  她就这么站在那儿,直到所有僧人散尽,才走上前。

  “和尚,这道赐婚圣旨当真是你替我求的吗?”

  楚栀将那被握的满是褶皱的明黄绢布递到无念眼前,轻声发问。

  无念没接:“公主已到成婚之年,这是李皇的恩典。”

  “我只问,是不是你?”楚栀不想听那些,只想要一个答案。

  无念抬头看她,没说话。

  楚栀不知他是什么意思,却告诉自己,看,他没承认,不是他。

  “我就知道不是你。”

  楚栀想扬起抹笑,却怎么也牵扯不动嘴角。

  最后干脆不笑了:“我去找父皇收回旨意。”

  说着,她转身要往外走。

  这时,无念的声音自背后响起:“是。”

  楚栀脚步一顿,握着圣旨的手猛然收紧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这道旨意,是我替公主向李皇求的。”

  他的话像是割断稻草的刀,眨眼就斩断了楚栀所有的自欺欺人。

  她怔怔转身看向无念,一双眸中满是破灭的希冀:“为什么?”

  楚栀声音沙哑,攥在一起的拳,指甲扣进肉里,一阵细密的疼。

  无念再度缄默。

  楚栀想不明白,她一步一步走到他身前:“和尚,你明知我心悦之人是谁,为什么……”

  “贫僧乃出家人,公主该早些收心,嫁一良人。”

  无念平声说着,字字真切。

  可楚栀却听得心如刀割。

  她看着眼前一身袈裟的人,哑声问:“你替我择了这桩婚事,那你可知薛其是什么人?”

  他可知她嫁过去会受何等的辱,可知那无异于送她去死?

  可无念只是说:“是什么人不重要,公主只需记得,他将会是你的驸马。”

  他的话好像裹挟了冷风,一股脑的从破了洞的心里钻进去,冻得人浑身僵硬。

  楚栀看着他的眼,凝视了很久,才找回声音。

  “我可以嫁,但我要你为我主婚!”

  set 限制解除

  第四章 成亲

  经阁内,静谧渐渐萦绕开来。

  可最后,无念只是说:“此乃公主之事,与贫僧无关。”

  楚栀看着这样的他,心里透着股凉意。

  “和尚,我已经如你愿嫁了,难道连这点要求你都不能满足?”

  无念却闭目诵经,再未分她一丝一毫的目光。

  这一刻,楚栀再也说不出什么,只能一步步的挪出经阁。

  踏出门的那一刻,楚栀转头看来,却只见他如画的面容。

  分明慈悲,却也无情。

  就在这时,经阁门口突然围上一众侍卫。

  紧接着,就听打头的人说:“九公主楚栀违逆圣意,私自踏出禅院,今日起禁足冷宫,直至出嫁。带走!”

  楚栀被押走,她不能反抗,也没有能力反抗。

  她回望着高耸的经阁,脑中只剩下无念敛眉慈悲的面容。

  冷宫大门‘砰’的声合上。

  楚栀被推倒在地上,膝盖磕在冰凉的青砖上,一阵阵钝痛。

  “九姐姐,你怎么样?!”

  一道还有些稚嫩的少年音传来。

  楚栀看去,就瞧见她一母同胞的亲弟李钰皱着眉走过来。

  她下意识的扯出抹笑,撑着站起身:“姐姐没事。”

  李钰却没笑,板着脸看她:“下次出去带上我,我长大了,能保护你。”

  楚栀揉着他头,眼中情绪复杂。

  这时,不远处传来一道声音:“听宫人说,你要嫁给薛其了。”

  楚素素从冷宫内走出来,脸上挂着不加掩饰的奚落。

  楚栀没想到,她会在这儿。

  下意识的将李钰护在身后。

  楚素素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:“我若想动他,你以为你护得住?”

  楚栀知道自己没用,看了眼李钰,抿唇不语。

  楚素素瞧着,觉得无聊。

  这么些年来,楚栀就和一个任她揉搓的面团般,根本不知反抗。

  “我今日来是同你说,你若不想嫁给薛其,我可帮你。”

  闻言,楚栀一愣,心里更多的不是欣喜而是防备。

  楚素素也不说别的,只说:“你只要说你想嫁还是不想嫁。”